朋友最近感情艱難,她愛上一個街頭痞子,無正當職業,遊手好閑,惹是生非,愛的時候把她當作寶,不愛是時候神龍見首不見尾,令她頭痛不已。然而,她還是愛他,痛哭流涕,幾經掙紮,仍不願離開他。

我嘆氣,這樣的愛情,當真是沒有道理。然而,朋友不是第一個,也永遠不會是最後一個。

年少時看金庸,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小龍女,也不是黃蓉,而是穆念慈這樣的女子。

她寧可喜歡上一個認賊作父、無惡不作的楊康,也不願意嫁予一個不解風情、木訥笨拙的真君子郭靖廝守終老。

在她眼裏,郭靖這樣的男子,雖然是個俠士,頂多也只是一個像哥哥一樣的大男生。愛情這種事,對著他無從談起。而楊康即使做了一百件令人不堪忍受的惡劣行為,愁腸百結之後她還是會委屈著自己原諒他。即使這世上所有的人都鄙棄他,她依舊是“此心不願改”。

愛情的世界裏沒有對和錯、更沒有好人與壞人之分。如果一定要用那樣的標準來衡量,那麽就成了一廂情願的亂點鴛鴦譜,和貼在墻壁上用玻璃框裱起來的規章制度一樣冰冷死板。這樣的愛情,不當被稱作“愛情”。

並不覺得穆念慈錯了,愛的本身,從來都不會錯.甚至那個驕傲負義的小王爺,他的愛也沒有錯。

這樣沒有道理的愛情,就像南蘭眼中的田歸農,馬春花眼中的福康安,叮叮當當眼中的石中玉,嶽靈珊眼中的林平之。讓人措手不及。

也許,有時候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也是非常協調的,只要它自己喜歡。

一如嶽靈珊臨死前溫柔的吟唱著的那首“姊妹,上山采茶去……”,她在生命終結前的那一刻,想著的不是曾經青梅竹馬關愛她的大師兄,而是那個走進她春閨深夢裏的小林子,與他在華山兩情相悅時的甜蜜時光。

一如馬春花,她怎麽可能忘得掉那個山花爛漫的下午,那樣纏綿的簫聲,那樣晳白如玉的手,那樣氣定神閑的微笑。直到死,她還要躺在那個她以為是“他”的人懷裏,甚至她從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她從來不曾恨過他。

所以,世界上很多看似荒唐的愛情其實背後都有一大段耐人尋味的故事,如果換作是你,可能也會情不自禁。

聽說愛上一個人的時候,身體裏會產生一種荷爾蒙,讓你心跳加速,看著他的時候覺得一切美好,天旋地轉。

所以有人說,愛情是發昏。蒙蔽住雙眼,讓你硬生生把白馬看作王子。

愛情的事,從來沒有什麽道理可言。就像石清,縱然梅芳姑容貌、智慧、武功、針線、廚藝樣樣勝過閔柔百倍,又有什麽用。在石清的心裏永遠都覺得閔柔才是最好的。梅芳姑再好,他石清也覺得與自己無關。

愛的美麗在它本身,而不是,愛上了怎樣一個人。就像你知道的,有的人說不清哪裏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Views: 4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