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慶君“互文”型手機短信及其語篇特征探析(2)

2. 4 語碼轉換式

(7) 人生本應HAPPY, 何必苦苦STUDY, 找個漂亮LADY, 生個胖胖BABY。

(8) 你是樹上那最綠的蘋果jiu酸的; 你是那桌上最濃的咖啡gua苦的; 你是那壇裏的腌白菜jin鹹的;你是那鍋裏最無味的湯pia淡的, 但是我喜歡。

(9) 10%想念+ 10%吃醋+ 10%疑心+ 10%甜蜜+ 10%心疼+ 10%執著+ 10%幸福+10%嫉妒+ 10%臉紅+ 10%撒嬌= 100%愛情!

這一類型的語篇中至少有兩種不同的語碼形式,或漢語與英文詞語、或漢字與漢語拼音、或漢字與數字、數學公式等等, 形成文字符號的夾雜與交錯模式, 尤顯文字符號的拼盤色彩。


2. 5 
引用式

(10) 在那個月黑風高的晚上, 你化身為名不見經傳的忍者, 威風凜凜站在紫禁之巔, 忽見你側身回首, 抽出一柄寒光寶刀, 仰天吼道: 磨剪子咧鏹菜刀!

(11) 深夜布什看到拉登站在自己床前披頭散髮, 布什大驚說: 你好大膽, 敢夜闖白宮! 拉登甩甩齊胸的鬍子, 陰森地笑道:“飄柔就是這樣自信”!

“磨剪子咧鏹菜刀”是某行業的現成套語,“飄柔就是這樣自信”是洗髮產品的廣告用語, 編碼者將這類特殊行業的現成用語或套話, 引進普通行文,形成一種“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格局, 從而制造一種“擬誤”式 (鄭慶君2006) 的幽默效果。

廣義上說, 任何互文都是一種引用, 引詞、引短語、引句子, 甚至更大的言語片段。其方式可以有“明引、暗引,正引、反引,變引、節引”(王希傑2004: 416 - 419)等多種形式。但這裏的“引用式”用於狹義範疇, 主要指為一般人所熟悉的現成廣告用語、行業套話、名人名言, 等等, 語義上, 所引話語和整個語篇有密切關系; 結構上, 一般呈現“問/說—答”語篇模式。


2. 6 
仿擬式

(12)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撞一撞大樓, 不留下一片瓦塊⋯⋯

(13) 薩肆病毒何時了, 患者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被封, 京城不堪回首月明中。糧油蛋菜應猶在, 只是不好買。問君還有幾多愁? 最怕當成疑似被扣留。

此二例完全按照原作結構, 只更改某些詞、短語或者小句,前者仿徐志摩《再別康橋》,後者仿李煜《虞美人》。這一類的短信語篇, 品種甚多, 一般是仿改名人名篇、詩詞、歌曲等成品, 所仿原作均為大眾所熟悉。


2. 7 
用典式

(14) 高家莊路口出現了幾輛京牌車, 站崗的村童立刻放倒消息樹, 村支書高老鐘敲響村頭的老銅鐘, 高喊: 北京人進村了! 鄉親們戴口罩!

(15) 二柱逗鸚鵡講話: 你的, 講話! 鳥不應, 他拿來蟲子: 你的, 講話, 咪西咪西的有! 鳥再不應, 二柱怒: 不講, 死啦死啦的! 只聽鳥突喊: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例(14)的“高家莊、村童、消息樹、高老鐘、銅鐘、進村了、鄉親們”等, 例(15)的“二柱、你的,講話、咪西咪西的有、死啦死啦的”等關鍵詞、句的運用把人們帶進過去的故事情節, 其相關內容是普通人常識中知曉的事情, 有點像講故事, 或是故事新編。


2. 8 
烘托式

(16) 春江潮水連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 花好月圓人團聚, 祝福聲聲伴您行。祝您中秋快樂,合家吉祥!

(17) 萬里長城永不倒, 向你問聲中秋好。春風已過玉門關, 祝你工資翻幾番。每逢佳節倍思親, 天天快樂足一斤。桂林山水甲天下, 運氣都在枕頭下。

此類互文往往引用名篇名詩中的某一兩句或多句,目的是為語篇中要表達的中心語句烘托氣氛: 或是為營造特定的語音效果(如押韻) , 或是為建構/匹配所需的特定句式(如字數相等) ;形式上多呈格式整齊、和諧押韻的語篇模式。與“引用式”不同的是,“烘托式”雖也是引用完整的話語, 但所引內容並無多少實際價值, 有的甚至與“正文”沒有語義關聯, 主要是為了烘托氣氛, 起引子、鋪墊的作用; 而“引用式/套話式”則有實際語義價值,對語篇內容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否則語篇內容便不完整。


2. 9 
模板式

(18) 天氣預報: 今夜到明天上午有點想你, 預計下午轉為持續想你, 受此低情緒影響, 傍晚將轉為大到暴想, 心情降低五度, 預計此類天氣將持續到見你為止。

(19) 如感到心裏拔涼拔涼的, 請撥打俺的手機號!  談工作請按1,談感情請按2,談人生請按3,給俺介紹對象請按#, 請俺吃飯請直接說, 找俺借錢請掛機!

語篇的整體形式是一種語體,但敘述的內容卻來自另一語體,即用甲語體模式裝進乙語體內容,故意創造一種形式與內容的錯位。與第一類“嫁接式”不同的是,“模板式”是形式與內容的整體“錯位”,是“甲瓶裝乙酒”,而“嫁接式”則是個別詞語的移用,是“甲酒摻乙酒”。

以上分類,主要就“互文”的結構形式而論,事實上,對於這些互文短信,還可以有諸如意義、功用等等其他形式的分類,視研究者的目的、方法、理論基礎等等而有不同的標準。持“模因論”(memetics) 觀點的學者傾向於把“引用式、仿擬式、模板式”等形式看作是“語言的模因”現象 (何自然、何雪林2003) , 這從生物學的道理上比較好地解釋了仿擬等語言現象的生成原理。不過,“互文”與“模因”並不矛盾, 模因主要從動因原理來解釋語言的發生,把仿用、套用等言語現象看作類似生物衍生的一種基因傳承,而“互文”則側重從運作機制來解釋語言的運用,把不同角色的言語組合當作是語言體現的一種機制與方法。如徐盛桓 (2005) 所言,“冪姆(meme) 是文學作品互文性發生的一種‘酶源’。”


 互文短信的語篇機制

無論是仿擬、套用, 還是嫁接或者語碼轉換, 互文短信結構上的基本特征是拼貼與加合。這種拼貼、加合能得以實現,讓眾多不同的角色、聲音,不同的語式、體裁,不同語碼形式,“狂歡”在同一語篇的語境之中,必然有其相應的機制。這可以從兩大方面來探索,一是語義機制———互文語篇得以形成並合理地被人接受的內在原因,二是語形機制———互文語篇得以實現的外在條件。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