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Revolution ﹕ 做文化局長要有革命精神

年過五旬的愛伯克 (Uffe Elbak) 剛在去年10月就任丹麥文化部長, 在香港第三屆創文同 (Make A Difference  簡 稱 M.a.D) 青年交流平台上,他以不遜於青年的活力, 神情生動地向在場的年輕人分享了他青年時期的歷程 。

來自亞洲 69個城市的年輕人在葵芳劇院,細聽愛伯克這個不同領域的領變者 (Changemaker),分享邂逅人生契機的經驗。

“在我年輕時,我就像你們一樣都是搗蛋鬼。而我現在則成了老搗蛋鬼 。"

新聞學院畢業後,愛伯克應聘成為了一群問題少年的導師。面對覑一班不羈 少年,初出茅廬的他滿載熱情地設計了一系列的活動,企圖將青少年過剩的精力投入舞台表演,激發他們的潛在能力。

班上其中一個學生,積米,常被同學奚落嘲笑:龐大的身軀,近百公斤的身形,積米被冠上"失敗者"的花 名。演出當天,積米穿著一條極不合身的小短褲,從側台聲嘶力竭大呼一聲 後,即衝到台前開始他的演出。

出人意料的是,積米在當晚反而成為了全場焦點,他的演出贏得了全場最熱烈的掌聲。在幕後的愛伯克和同學都不知道, 積米台前的演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情理之中,一個不服氣的同學憤憤不平 地質問積米: "你一個失敗者怎麼可能演出成功。"

積米一邊展示他魁梧的身形一邊說:"既然你覺得我是失敗者,那麼我會讓你知道我是個『大塊頭』 的失敗者。"

誰可以想像到別人口中的失敗者也可以贏得觀眾的青睞,其中的訣竅恰是他巧妙地運用了自身的缺點,揚長補短。

柏林圍牆倒塌的前一個月

對愛伯克而言,成為一個領變者,需要製造麻煩的勇氣,也能在麻煩中找尋契機,從負面的境遇中發掘希望。

積米的回應愛克意識到,只要願意轉換思維,正視缺點,就能轉化為正面思考的力量。

他應聘了一份沒人感興趣的工作,最後在積米身上意識到轉換思維的力量。興許,愛伯克早已具備轉換角度思考的本事,否則也不會在積米的話 語中領會出這番道理。

數年後,1988年,在丹麥奧胡斯一間小辦公室的早晨,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同時也展開了來年在蘇聯莫斯科紅場舉辦的Next Stop Soviet搖滾音樂會。

一位年輕的女人代表來自哥本哈根的十來個年輕人,捧着忐忑的心情, 向愛伯克和他的團隊說:“我們有一個簡單的想法,我們希望在明年湧進莫斯科,開一場搖滾音樂會。我們希望能和當地人交流,可以讓西歐人和東歐人有機會對話,了解對方。”

當時的東西歐仍處在緊張對峙的狀態。

愛伯克緊接覑問:“你們有蘇聯官方的支持和資金嗎?” 女人看覑愛伯克尷尬地說:“都沒有。” 事實上,這看上去就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案。

然而,在那群 年輕人還沒有得到蘇聯官方支持和充足資金下,愛伯克仍決定參與他們的計劃。

經過一年策劃後,1989年,共有2000名年輕人兵分兩路從斯堪德納半島經芬蘭、德國和波蘭前往莫斯科。

愛伯克說:“在蘇聯建立後,他們是第一群 在莫斯科來去自如的西歐人。”

與莫斯科居民進行了為期一個來月的對話後,愛伯克面對覑記者的詢問時,他說:“我想具體變化可能發生在未來的 10年、15 年、20年後。”

然而,不出一個月的時間,即在同年11月9日, 傳來柏林圍牆倒塌的消息。隨後,1991年,蘇聯解體。對此,愛伯克有感改變可能在一夜間發生”。

(Photo Appreciation: Energy by Michael Poulsen-- Danish band Carpark North at a very energetic concert in Helsingør, Denmark, http://www.facebook.com/michael.poulsen.9)

對覑滿堂的在籍大學生,愛伯克說:“如何與KGB商定協約,如何解決社會矛盾,該怎麼在莫斯科舉辦搖滾音樂會,這些都是大學沒有教我的事。這都是大學以後的事。”

愛伯克也提到近年發生的阿拉伯之春運動說:“這些政治改變非常難預測到,但事情的發生就是 :總是需要有人先採取第一步。”

文化領導者帶來的改變

與同行的團隊從莫斯科回到奧斯胡,愛伯克在1991年創立了“混沌飛行者” 學院。

愛伯克認為教育體制應該隨覑全球的轉變而改變“如今學生在學校學到的知識部分都已經不符合新的社會現實。”愛伯克淡淡地說。

他嘗試 將新的價值和學習方式帶入“混沌飛行者”中,六個宗旨中位居第一的就是嬉戲 (Playful),其餘有:現實 (Real World) 、都市人的精明 ( Streetwise) 、 承擔風險 (Risktaking)、平衡 (Balance) 、憐憫 (Compassion) 。

另外,愛伯克也在現場展示了混沌飛行者教學法 。他畫了一個環狀圖例標明了進行項目策劃時8個重要的過程,先是點子 (Idea),隨後再想社會需求 (Need) 和實施的目的 (Purpose)

之後再劃分實踐 價值 (Value) 和計劃概念 (Concept),以防往後在討論時弄混價值和概念,同時團隊 (Team) 的成員和整個運行的構造 (Structure) 也可以在這一階段進行規劃,最後再將整個點子付諸於行動上 (Action) 。

在場有本地同學提問:“亞洲教育系統都要求學生服從,也給學生很少發問的空間,那想發問質疑的學生該怎麼辦?” 愛伯克淡淡地回答:“離開不符合 你價值觀的系統, 同時發展出切合自身價值觀的思考方式。”

離開當然不是叛逆耍酷地出走。對愛伯克而言,“離開” 是跳出不符合個人價值觀的體制,擺脫一定的限制後,要思考改變該體制的策略。否則在體系裏被限制了,就等 同坐以待斃,默認施加於身上的桎梏。

做文化領導者要有什麼條件

然而現實中,每個人都是社會操作正常中的一小零件,愛伯克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發展出平行線式的生活,一邊是社會體系中既有的價值觀,一邊是本身認同的生活形式。

但是要作” 領變者” 這樣是不足夠的,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次必須讓別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漸漸地,一群志 同道合想要改變目前教育問題的人就會聚集一起,組成一個團隊,一起為同 一件事努力。

這也是因為每天為同一個目標堅持, 獨自一人很難辦到,所以需要團隊中的人互相支持及勉勵。

“跟隨內心的聲音,面對抉擇,選擇比較吸引自己的那一方。”

對於剛出校門仍在 摸索的青年,愛伯克說, 如果將文憑看作是一個硬件,那有另外四樣軟配件 (Soft Skill) 更重要 :意義 (Meaning) 、溝通 (Communication) 、適應 (Adaptation) 和行動 (Action) 。

這四個技能正是個人事業中必備的。他覺得在M.a.D三天的活動中,在場的年輕人會邂逅不同的人“有人會教導你新的道理,塑造你的思維並讓你受用一 生;同時也要積極地結交新朋友和交流點子,將對方的好主意和態度納為己用。

創意領導力 (Creative Leardership) 會在現世中起革命性的改變,創意創業加上優秀 的領導能力,這次M.a.D大會中期望的創意公民社會 (Creative Civil Society) 就有可能在不久後實現 。

對於不久前達到70億人口的數字,愛伯克表示,  結合創意和專業(Expertness) , 解決環境問題,有效地分配利用有限的資源,或許在達到創意的公民社會也能實現永續使用有限的資源。

(原題《領變者愛伯克》,   轉載自2012年5月29日香港明報專訊 )

Views: 1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