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塞·康威爾《鑽石就在你家後院》·你沒有理由做窮人 II

你沒有理由做窮人(3)

他說:“我實在不明白這是什麽道理,他們如此中傷我和我的家人,康威爾,你能夠毫不隱瞞地告訴我,美國人對我的看法究竟如何?”

“好吧,”我說,“在他們看來,你是有史以來,這個世界上最黑心的壞蛋。”

“那麽,我該怎麽做呢?”他顯得有些束手無策,他確實是上帝的虔誠信徒。如果你擁有了一億美元的財富,那些與你相關的造謠和中傷就將如影隨形地陪伴著你,你的成功程度完全可以根據那些中傷你的謊言來評判。在我告訴大家每一個人都應該使自己富有之後,就不斷有一些青年來找我,他們說:“我很想下海經商,但是一直辦不到。”

“為什麽不去試一試呢?”

“因為我沒有資本,一直無法開創自己的事業。”

沒有資本?沒有創業的資本?年輕人,你是費城的居民,看看這裏的富翁們,他們哪一個不是從窮小子走到今天的?你居然還要什麽創業資本。我想說,你實在很幸運,因為你沒有資本。很高興你沒有出生在有錢人家,我非常同情那些有錢人家的孩子,當今社會,他們就像逆水而行的小舟,處於一種不進則退的境地。他們很難體會到人類生命中那些寶貴的東西,因為他們天生受人憐憫,缺少很多體會生命真諦的機會。馬薩諸塞州的一項統計數字顯示,17個富人的孩子中,沒有一個到死的時候還是富翁。他們大多出生在富裕的環境,卻死於貧困之中。即使有哪個幸運兒保住了父親留下的財富,他也仍然難有機會去體會生命中至為寶貴的東西。

學院裏的一名學生問過我一個問題:在人的一生當中,你認為使你感到最快樂的時刻是什麽時候?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才得出結論。“在我看來,在我所經歷的一切凡俗事務中,最快樂的一刻是一名男子抱著他的新娘,從自己的房子門檻上跨過,面對著他的新娘,以一種比我出色無數倍的口才說:“親愛的,這棟房子是我親手賺來的,這裏裏外外都是我自己努力賺來的,這全都是我的,我願意與你分享。”這難道不是人類所能見到的最偉大的時刻嗎?但是我要說,作為一位富家子弟,他很難體會到這一點。他可能會抱著新娘跨過一座漂亮的豪宅大門,但他住進這棟房子時,只能說:“這是我父親給的,或者這是我母親給的。”說到最後,他的妻子真希望嫁的不是他,而是他那有錢的父親了。

我十分同情那些有錢人家的子弟,他們生活的樂趣就是大把地揮霍金錢,死時卻難以善終,有不少富家子弟終日沈淪於亞特蘭大賭場。我曾經親眼見過這樣一個敗家子,記憶深刻。那時我在尼亞加拉瀑布做演講,演講完後,回到賓館。當我走近服務臺時,發現那兒站著一位年輕人,是紐約一個百萬富翁的兒子,那真是一個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無用之人。他鼻梁上架著一副不透明的眼鏡,腳穿一雙令他難以走路的黑皮鞋,另外還穿著一條令他難以坐下的褲子,腋下夾著一根金柄手杖,一副蟋蟀的打扮。我沒有信心能夠正確地去描述他,在我看來,他腋下的那根金柄手杖頭部的智慧,也要超過他頭腦裏的全部智慧。

很巧,在我走進賓館時,這位人類的蟋蟀也來到服務臺前,他將那看不清景象的眼睛往上扶了扶,口齒不清地對那位服務員說:“新(先)生,新(先)生,能否摩(麻)煩你給我一些信珠(紙)和信哄(封)!”服務員走過來,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從櫃臺裏取出一些信紙和信封,不耐煩地丟給他,然後回到裏面繼續看自己的小說去了。

你可以想象,那個人類蟋蟀看到服務員將信封信紙丟到櫃臺上的尷尬表情。平時都是他要什麽,仆人就雙手奉上。他又扶了扶那副模糊不清的眼鏡,對著服務員大叫:“回來。新(先)生,快回到這兒來。請你命認(令)一個仆人,把這些信珠(紙)和信哄(封)拿到那邊的桌子上去。”唉,此刻的幸運兒,簡直就是一個可憐又可悲、無用透頂的美國大猴子。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把信封和信紙拿到僅僅幾步之遙的地方去。我猜想他可能連自己的手臂也放不下來。對於這種人類的殘渣,怎麽能夠獲得我們的同情呢!因此,如果你沒有資本,我該祝賀你,的確,你無須任何資本,你需要的並不是金錢,而是經驗。

紐約大商人斯圖沃特,可以說是那個年代美國最富有的人,這個大富豪年輕時也只是一個窮小子,他身上只有一塊五毛錢,只身到商海闖蕩。在他第一筆生意中,那僅有的一塊五毛錢虧掉了八毛七分五厘。他買了一些針線及紐扣出售,但是人們對這些東西根本不感興趣。

你很窮,是嗎?是的,但是,你要知道那是因為你的東西沒有人買,就只好留在自己手裏爛掉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教訓,你隨時都可以加以應用,不管你正年紀輕輕,還是老態龍鐘。斯圖沃特不知道人們需要什麽,他買了一些人們並不需要的東西,結果只有虧本的份了。

但是,斯圖沃特也由此獲得了他商業生涯的一大教訓,使他受益終生。他說:“自打那次之後,我不再盲目地買進任何物品了,而是先了解有人想要什麽,他們的需求是什麽,然後再去進貨。”

他一家一家地去問人們都需要什麽商品,確定了他們的需求以後,才將口袋裏剩下的六毛兩分五投資出去,他開始供應人們需要的商品。我認為,不管我們從事何種行業,不論你是醫生、律師、教師、家庭主婦或是別的什麽職業,這個原則都非常適用。在我們進行投資或者行動之前,必須先知道這個世界需要什麽,向人們供應他們所需要的東西,成功才能降臨。

斯圖沃特正是遵照並堅持上面的原則,使自己從一個窮小子變成了擁有數百億美元資產的大富翁。“可是,”你很可能會這樣問,“在紐約可以做到這一點,在其他地方可就不行了吧?”1889年紐約市政府公布的統計數字顯示,當時紐約有107位個人財產超過1000萬美元的富翁;這個數字令人怦然心動,許多人都想,應該到紐約這個大都市去淘金。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107位千萬富翁中,在紐約發跡的僅僅7人,另外那100個人都是在外地發財後才遷移到紐約來定居的。你更加難以相信的是,其中67人是在僅僅5000多人的小鎮上成為富翁的。你是否想象的出,那位最富有的人,就住在一個不起眼的小鎮上,這個小鎮的人口還不到3500人,他一直住在那,從未移居到別的地方去。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最重要的不是你處於什麽樣的環境,而是你本身所具有的特質,太大的城市反而帶來諸多不便,請你切記,在那些中小城市,擁有著無數的百萬美元進賬的好機會。

在此,我想舉個更恰當的例子來證明這一點。故事的主角名叫約翰·雅各布·阿斯特,和很多發跡的富翁一樣,年輕時的他不過是個一文不名的窮小子,最後卻為他的家族賺取了無數的財富,比他的任何一位祖先都要富有。最初,他擁有紐約一家女帽店的抵押權,由於店主沒有能力支付利息及租金,於是他和原來那位經營不善的店主合夥經營,成了這家女帽店的共同主人。他不需要付給那位店主一分錢,只是手中持有股份。原來的店主看著店鋪,他就跑到公園裏坐在長椅上,進行著他作為經營合夥人必不可少的一份工作,當然,至少我認為那是最愉快的一份工作。他坐在那兒,一邊思考著他那位搭檔失敗的原因,一邊觀察著來來往往的女士。這時,一位姑娘進入他的視線,她高高地擡著頭,聳著雙肩,絲毫不在意整個世界是否都在註視著她,約翰的目光一直緊緊盯著戴在她頭上的那頂軟帽,並把帽子的形狀、顏色及花邊樣式都牢牢地記在了心裏。我有時候也曾經嘗試著去描述那些女士小姐們帽子的樣式,但是用處並不大,到第二天晚上那頂帽子的款式和風格,可能就要落伍了。

在公園裏仔細琢磨完那頂軟帽後,約翰·雅各布·阿斯特回到店裏,他請那位合夥人馬上在櫥窗裏擺一頂類似那位女士戴的軟帽。他說:“我剛剛看到一位很喜歡這種帽子的女士,在我沒有回來之前,請不要把其他樣式的帽子擺出來。”說完,他又離開了店鋪,重新回到公園裏,找張長椅坐下來。不久他又看到一位不同身材和膚色的女士,當然,吸引他的依然是那頂有著獨特顏色和形狀的帽子;於是,他又回到了店裏,告訴他的合夥人:“現在把這種款式的帽子擺出來。”這樣一來,他店裏所擺的帽子,就會有顧客停下來觀賞了。而那位曾經失敗的店主呢,再也不用因為顧客都跑到別家店去而大哭特哭了。在此之前,他是斷然想不到,要在自己的店裏擺上一頂其他女士戴過的帽子的。

在我們生活的城市裏,制造獨特商品的機會有很多,而且目前企業股東和工人的界限劃分得很清楚。或許你們也看到了美國目前出現的一種憂郁氣氛,十分可悲。工人們開始感覺到,他們的頭頂被一層枷鎖緊緊地限制住了,無論怎樣也難以突破。那些像偽君子一樣的老板們只管高高在上地坐著,根本不會下來協助他們,這就是大家內心的所思所想。但是,朋友們,讓我們縱觀這個國家的歷史,無論哪一個時期,一個窮人致富的機會,都不會比今天在費城的機會大。很多人覺得沮喪,這才是他們難以擺脫貧困走上富裕的真正原因,而且也是唯一的原因了。

道路永遠是暢通的,我們應該多多關註窮人與富人之間的溝通,對於工會,我認為有兩大問題亟待解決,而解決的方法只有一個。現在的工會和資本家幾乎同穿一條褲子,他們會不遺余力地去阻止這些問題的解決,當然,這只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工會所面臨的兩大困難是:第一,工會進行一項計劃時,會把不同階層的工人都放在同一個標準上,一個本該得到5美元的工人降為每天僅僅2.5美元,這樣就可以把一名一天賺0.9美元的低能工人置於同等的地位。對於勞動者而言,再也沒有比這更危險也更令人沮喪的事情了。如果一個工人工作做得比別人好,或者承擔的責任更重大或是工作時間更長,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那是十分沮喪的。為了使任何一個美國人都享有和其他美國人同等的權利,為了讓每一個勞動者都獲得自由,不妨讓工人自己說出他想要的報酬,並讓他得到這個報酬,而不是聽到雇主專斷地說:“你只能得到你所應得的一半,你是應該替我工作的。”也不能讓任何一個工會代表說:“你應該替你的老板工作,但是你只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半報酬。”

通過鬥爭,工人們會發現,只有努力做一個真正的人,一個獨立的人,才能開拓出一條從貧窮到富裕的暢通大道。

在那些談論富人壓榨窮人的演講者面前,工會該如何面對,是需要他們自己去思索的,也是必須由自己去解決的。在這種情況下,我聽到很多次這類演講詞,它們甚至還出現在我的夢中。我本人曾經是一名工人,我的一生都離不開工人。我經常在基層的生產線上,聽到被工會邀請來的演講者所作的精彩演說。那位演講者站在老實忠厚的工人面前,高聲說道:“各位誠實工作的工人朋友們,是你們為社會提供了最大的資本,你們興建了所有的鐵路,建造了所有的宮殿,讓輪船行駛在海洋上。但是,各位工友們,你們卻只不過是一群奴隸,你們的老板把你們壓制於塵土之中,它們卻高高在上地坐在空中,在美麗的別墅中享樂,在保險櫃裏放上滿滿當當的黃金。他們所賺取的每一塊銅板,都是壓榨你們的血汗得來的。”工人們時常聽到的就是這種演講,向人們表明老板是那麽貪得無厭,而可憐的勞動者辛苦工作卻被人奴役。

像這類演講我們聽的還少嗎?那些懷有深深愛國之心的人們堅信:我們的原則,是要通過適當的方式,去溝通雇主與工人之間的關系。

Views: 4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