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里奈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 ·地帶 下

現在你在巴黎在人群中獨自走

成群的汽車嘯叫著從你身邊駛過

愛的痛苦緊緊扼住你的脖子

仿佛你永遠也不會再被愛上一次

如果你生活在往昔你會進修道院

現在當你發現你在祈禱你會感到羞慚

你嘲笑自己你的笑聲像地獄之火一樣發出響聲

你笑聲的火花裝飾著你生命的底蘊

它是在陰暗的畫廊裏掛著的一幅畫

而你有時會去仔細地瞧著它

今天你在巴黎走著那兒女人們染成血紅色

而那是我要忘記的那是美的萎謝

虔誠的烈焰圍繞著巴黎聖母院它在夏爾特爾凝望著我

你的聖心的血在蒙馬特區把我淹沒

聽到福音的言語使我苦惱纏身

我為之受苦的愛是一種可恥的疾病

而這意像占有你使你幸存在不眠和焦慮裏

它總是和你親近這意像它正在流逝

 

現在你是在地中海濱檸檬樹下

這樹啊一年四季都開放著鮮花

你在海上泛舟你的朋友伴你同行

一個尼斯人一個芒東人和兩個蒂爾比人

我們驚慌地望著大海裏的章魚群

那在海藻間出沒的魚我們的救世主的像征

 

你是在布拉格近郊一家旅館的花園裏

一朵玫瑰放在你面前桌上你感到歡喜

你是在觀察一隻金花龜在玫瑰花心裏

而不是用散文敘述你的故事

 

你驚恐地看見聖維特的瑪瑙裏畫普你的像

那一天你在那兒看見了它你深深地哀傷

你像拉撒路一樣發了狂在那天

猶太區的時鐘的針也在倒轉

你慢慢地退回到你的生命裏面

你走到赫拉德欽你在晚上聽見

酒店裏有人唱一支古老的捷克民歌

 

你到了馬賽被一堆西瓜包圍著

你到了科布倫茨的巨人大廈

你到了羅馬坐在一株枇杷樹下

你到了阿姆斯特丹和一位年青姑娘在一起你覺得她漂亮


而她是醜陋的

她命中註定要做一個萊登的大學生的妻子

人們能夠租到房間這在拉丁文裏叫Cubicula locanda

我記得我在那兒呆了三天,同樣也在高達

 

現在你在巴黎預審法官面前

人們逮捕你把你當成罪犯

你作過痛苦的和快樂的旅行

然後你才意識到虛偽和年齡

你在二十和三十歲時曾為愛情受苦

我像一個狂人那樣生活而把我的時日虛度

你再不敢看看你的雙手而我時時忍不住哭泣

為你為我愛著的她為那使你恐懼的一切

 

你噙著淚向那些可憐的移民們注視

他們相信上帝他們祈求母親們哺乳他們的孩子

他們的氣味充滿了聖拉扎爾車站的大廳

他們像那些聰明的國王一樣相信自己的星辰

他們希望在阿根廷能夠賺到一筆錢

而在走運之後能夠回到自己的故園

一個家庭搬運一床鴨絨墊有如你改變你的心意

而那鴨絨墊和我們的夢一樣是虛幻的

一些移民留了下來在這兒找到住處

在洛西埃街和埃庫菲街的那些陋屋

我常常看見他們晚上到街上透透氣

他們很少移動有如棋盤上的棋子

特別是一些猶太人他們的戴著假發的妻

面色蒼白地坐在幽深的店鋪裏

 

你站在骯髒的酒吧間的櫃臺前面

喝一杯廉價咖啡在那些潦倒的人們中間

晚上你在一家大飯店裏

那些女人並不壞而她們都有操心的事

她們都折磨她們的情人甚至那最醜的

她是一個警察的女兒家住在澤西

 

她那雙我沒有見過的手皸裂而又粗硬

她那腹部的傷疤使我深深感到憐憫

對一個蕩笑著的姑娘我現在還為我的嘴感到羞恥

在將要到來的早晨你將是孤獨的

送牛奶的人在大街上把奶桶弄得劈啪作響

 

黑夜離開了如同一個可愛的混血姑娘

那是專注的利亞或是虛偽的菲德琳

而你喝著像你的生命一樣燃燒著的酒精

你喝著一杯殘酒一樣的你的生命

 

你向奧特伊爾走去邁著疲倦的步伐回家

在你那些來自大洋洲和幾內亞的偶像中間躺下

他們是另一種形式和另一種信仰的基督們

每一個劣等的基督都把虛假的希望給與生魂

 

再見再見

太陽已經落山

 

羅洛 譯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