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或雨或晴》 Come Rain or Come Shine (3)

查理口中的公寓位在一條富裕繁忙的街上,一間四樓排房的最上面那兩層。一出前門,我們直接走入嘈雜的人車聲之中。我跟著查理走過商店、辦公室,最後來到一間小巧的義大利餐廳。我們沒有訂位,服務生像朋友般一樣和查理打招呼,為我們帶位。環顧四周,我發現這里多是穿西裝、打領帶的商務人士。幸好查理和我一樣邋遢。他一定猜到了我的思緒,因為我們坐下來時他說:

“噢,你真休閑哪,雷。唔,現在一切都變了。你出國太久了。”接著,他又用大得有些嚇人的聲音說:“我們看起來可真像成功人士。這里的其他人充其量只是中產階級。”然後他朝我微傾,小聲許多地說:“唔,我們得談談。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記不得查理上次要我幫忙是什麽時候的事了,但我假裝隨意點頭,等他說分明。他玩了玩菜單,接著放下。

“事實上,我和愛蜜麗最近有點膠著。不久前,我們索性完全避開對方,所以她才沒有在家里迎接你。這也表示,你得在我們之間選一個。有點像那種戲劇情境,一個演員分飾兩角。你不可能在同一個空間同時見到我和愛蜜麗。很幼稚,對吧?”

“那我來的時間真是不對,吃完午餐以後,我會馬上離開。我可以跟我的凱蒂阿姨待在芬奇利。”

“你在說什麽?你完全沒聽懂。我剛剛不是才告訴你,我要你幫我一個忙。”

“我以為你的意思是這樣……”

“不,你這個笨蛋,要離開的人是我。我得去法蘭克福開個會,今天下午就飛。兩天後我就回來,最晚星期四。這段時間你就待在這里,幫我疏通打理一下,讓一切恢復原狀。當我回來的時候,就只要開心地打聲招呼,吻吻我的愛妻,過去這兩個月就像什麽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兩人重修舊好。”

說到這里,女服務生過來點菜,她離開後,查理似乎不願意繼續談論剛剛的話題,話鋒一轉,問起我在西班牙的生活。我每每開口,無論好事壞事,他一概報以微微的苦笑,然後搖搖頭,活像是我讓他最深的恐懼成真。我一度想告訴他我的廚藝突飛猛進──幾乎是單打獨鬥,為四十幾個學生、老師準備自助式聖誕大餐──但話才說到一半,就被他打斷。

“聽著,”他說:“再這樣下去不行,你得遞出辭呈。在這之前要為新工作卡好位。那個葡萄牙憂郁症患者,就用他鋪個路。保住馬德里的位子,然後把公寓退了。懂吧,你得這麽做。這是第一步。”

他張開手,一一細數他的指示。我們的餐點上桌的時候,他還有幾根指頭沒數完,但他當做沒看到,繼續把話講完。我們才開始吃,他又開口了:

“我看得出來,你一定不會照我的說做。”

“不、不,你所說的每一個建議都很有用。”

“你回去以後會一如往常。一年後我們再見,你抱怨的會是一模一樣的事。”

“我沒有在抱怨……”

“你知道的,雷,能給你建議的人實在不多。過了某個階段,你得好好支配自己的人生。”

“好,我會的,我保證。那你剛剛說的呢,幫忙的事?”

 

“噢,沒錯。”他若有所思的嚼著食物。“坦白說,這是我邀你過來的真正目的。當然,能見到你總是很開心。但對我來說,主要想請你為我做件事。畢竟你是我最老的朋友,一輩子的朋友……”

忽然間,他又吃了起來;然後我嚇到了,他竟默默地啜泣了起來。我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他只是悶頭不停地將義大利麵鏟進嘴里。這樣過了幾分鐘以後,我又伸手拍了拍他,依然沒什麽效果。接著服務生帶著開朗的微笑走了過來,確認我們點的菜有沒有問題。我們倆都說好極了,她走了以後,查理似乎恢復了一些。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