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奧威爾《動物農場》(8)

克拉弗覺得太突兀了,她從不記得第四條誡律提到過被褥,可它既然就寫在墻上,那它一定本來就是這樣。趕巧這時候,斯奎拉在兩三條狗的陪伴下路過這兒,他能從特殊的角度來說明整個問題。

“那麽,同志們,你們已經聽到我們豬現在睡到莊主院床上的事了?為什麽不呢?你們不想想,真的有過什麽誡律反對床嗎?床只不過是指一個睡覺的地方。如果正確看待的話,窩棚裏的稻草堆就是一張床。這條誡律是反對被褥的,因為被褥是人類發明的。我們已經把莊主院床上的被褥全撤掉了,而睡在毯子裏。它們也是多麽舒服的床啊!可是同志們,我可以告訴你們,現在所有的腦力工作得靠我們來做,和我們所需要的程度相比,這些東西並不見得舒服多少。同志們,你們不會不讓我們休息吧?你們不願使我們過於勞累而失職吧?肯定你們誰都不願意看到瓊斯回來吧?”

在這一點上,動物們立刻就使他消除了疑慮,也不再說什麽有關豬睡在莊主院床上的事了。而且數日之後,當宣布說,往後豬的起床時間要比其他動物晚一小時,也沒有誰對此抱怨。

直到秋天,動物們都挺累的,卻也愉快。說起來他們已經在艱難中熬過整整一年了,並且在賣了部分幹草和玉米之後,準備過冬的飼料就根本不夠用了,但是,風車補償這一切,它這時差不多建到一半了。秋收以後,天氣一直晴朗無雨,動物們幹起活來比以前更勤快了。他們整天拖著石塊,辛勞地來回奔忙。他們想著這樣一來,便能在一天之內把墻又加高一-了,因而是多麽富有意義啊!鮑克瑟甚至在夜間也要出來,借著中秋的月光幹上一兩個小時。動物們則樂於在工余時間繞著進行了一半的工程走來走去,對於那墻壁的強度和垂直度讚嘆一番。並為他們竟能修建如此了不起的工程而感到驚喜交加。唯獨老本傑明對風車毫無熱情,他如同往常一樣,除了說驢都長壽這句話神乎其神的話之外,就再也無所表示了。

十二月到了,帶來了猛烈的西北風。這時常常是雨天,沒法和水泥,建造工程不得不中斷。後來有一個夜晚,狂風大作,整個莊園裏的窩棚從地基上都被搖撼了,大谷倉頂棚的一些瓦片也刮掉了。雞群在恐懼中嘎嘎亂叫著驚醒來,因為他們在睡夢中同時聽見遠處在打槍。早晨,動物們走出窩棚,發現旗桿已被風吹倒,果園邊上的一棵榆樹也象蘿卜一樣被連根拔起。就在這個時候,所有的動物喉嚨裏突然爆發出一陣絕望的哭喊。一幅可怕的景象呈現在他們面前:風車毀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沖向現場。很少外出散步的拿破侖,率先跑在最前頭。是的,他們的全部奮鬥成果躺在那兒了,全部夷為平地了,他們好不容易弄碎又拉來的石頭四下散亂著。動物們心酸地凝視著倒塌下來的碎石塊,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拿破侖默默地來回踱著步,偶爾在地面上聞一聞,他的尾巴變得僵硬,並且還忽左忽右急劇地抽動,對他來說,這是緊張思維活動的表現。突然,他不動了,似乎心裏已有了主意。

“同志們,”他平靜地說,“你們知道這是誰做的孽嗎?那個昨晚來毀了我們風車的仇敵你們認識嗎?斯諾鮑!”他突然用雷鳴般的嗓音吼道:“這是斯諾鮑幹的!這個叛徒用心何其毒也,他摸黑爬到這兒,毀了我們近一年的勞動成果。他企圖借此阻撓我們的計劃,並為他可恥的被逐報覆。同志們,此時此刻,我宣布判處斯諾鮑死刑。並給任何對他依法懲處的動物授予‘二級動物英雄’勳章和半莆式耳蘋果,活捉他的動物將得到一整莆式耳蘋果。”

動物們得知斯諾鮑竟能犯下如此罪行,無不感到十分憤慨。於是,他們在一陣怒吼之後,就開始想象如何在斯諾鮑再回來時捉住他。差不多就在同時,在離小山包不遠的草地上,發現了豬蹄印。那些蹄印只能跟蹤出幾步遠,但看上去是朝著樹籬缺口方向的。拿破侖對著蹄印仔細地嗅了一番,便一口咬定那蹄印是斯諾鮑的,他個人認為斯諾鮑有可能是從福克斯伍德莊園方向來的。

“不要再遲疑了,同志們!”拿破侖在查看了蹄印後說道:“還有工作要幹,我們正是要從今天早晨起,開始重建風車,而且經過這個冬天,我們要把它建成。風雨無阻。我們要讓這個卑鄙的叛徒知道,他不能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破壞我們的工作。記住,同志們,我們的計劃不僅不會有任何變更,反而要一絲不茍地實行下去。前進,同志們!風車萬歲!動物莊園萬歲!”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狂風暴雨的天氣剛剛過去,這又下起了雨夾雪,接著又是大雪紛飛。然後,嚴寒來了,冰天凍地一般,直到二月才見和緩。動物們都在全力以赴地趕建風車,因為他們都十分清楚:外界正在註視著他們,如果風車不能重新及時建成,那些妒火中燒的人類便會為此幸災樂禍的。

那些人不懷好意,佯稱他們不相信風車會是斯諾鮑毀壞的。他們說,風車之所以倒塌純粹是因為墻座太薄。而動物們認為事實並非如此。不過,他們還是決定這一次要把墻築到三-厚,而不是上一次的一-半。這就意味著得采集更多的石頭。但采石場上好長時間積雪成堆,什麽事也幹不成。後來,嚴冬的天氣變得幹燥了,倒是幹了一些活,但那卻是一項苦不堪言的勞作,動物們再也不象先前那樣滿懷希望、信心十足。它們總感到冷,又常常覺得餓。只有鮑克瑟和克拉弗從不氣餒。斯奎拉則時不時來一段關於什麽勞動的樂趣以及勞工神聖之類的精彩演講,但使其他動物受到鼓舞更大的,卻來自鮑克瑟的踏實肯幹和他總是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我要更加努力工作。”

一月份,食物就開始短缺了。谷類飼料急驟減少,有通知說要發給額外的土豆來彌補。可隨後卻發現由於地窖上面蓋得不夠厚,絕大部分土豆都已受凍而發軟變壞了,只有很少一些還可以吃。這段時間裏,動物們已有好些天除了吃谷糠和蘿卜外,再也沒有別的可吃的了,他們差不多面臨著饑荒。

對外遮掩這一實情是非常必要的。風車的倒塌已經給人壯了膽,他們因而就捏造出有關動物莊園的新奇的謊言。這一次,外面又謠傳說他們這裏所有的動物都在饑荒和瘟疫中垂死掙紮,而且說他們內部不斷自相殘殺,已經到了以同類相食和吞食幼崽度日的地步。拿破侖清醒地意識倒飼料短缺的真相被外界知道後的嚴重後果,因而決意利用溫普爾先生散布一些相反的言論。本來,到目前為止,對溫普爾的每周一次來訪,動物們還幾乎與他沒有什麽接觸。可是這一次,他們卻挑選了一些動物,大都是羊,要他們在溫普爾能聽得到的地方,裝作是在無意的聊天中談有關飼料糧增加的事。這還不夠,拿破侖又讓儲藏棚裏那些幾乎已是完全空空如也的大箱子滿沙子,然後把剩下的飼料糧蓋在上面。最後找個適當的借口,把溫普爾領到儲藏棚,讓他瞥上一眼。溫普爾被蒙騙過去了,就不斷在外界報告說,動物莊園根本不缺飼料雲雲。

然而快到一月底的時候,問題就變得突出了,其關鍵就是,必須得從某個地方弄到些額外的糧食。而這些天來,拿破侖輕易不露面,整天就呆在莊主院裏,那兒的每道門都由氣勢洶洶的狗把守著。一旦他要出來,也必是一本正經,而且,還有六條狗前呼後擁著,不管誰要走近,那些狗都會吼叫起來。甚至在星期天早晨,他也常常不露面,而由其他一頭豬,一般是斯奎拉來發布他的指示。

Views: 8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