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音與事件之間的邏輯關係

事件即行動,行動在許多情況下是會發聲的,當「聆察者」聽到周圍的響動時,其意識立即反映為有什麽事件正在身邊發生。從因果邏輯上說,行動是因,聲音是果,聲音被「聆察」表明其前端一定有某種行動存在,或者說每一個聲音都是事件的標誌,不管這聲音事件是大還是小。劉姥姥為什麽會被「金鐘銅磬一般」的聲音「嚇得不住的展眼兒」,是因為她無法確定這「『當』的一聲」源於何方神聖。然而,自鳴鐘敲擊聲給劉姥姥造成的困惑,與《紅樓夢》第75回不明聲音給賈珍等人帶來的驚恐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那天將有三更時分,賈珍酒已八分,大家正添衣喝茶、換盞更酌之際,忽聽那邊墻下有人長嘆之聲。大家明明聽見,都毛發竦然。賈珍忙厲聲叱問:「誰在那邊?」連問幾聲,無人應簽。尤氏道:「必是墻外邊家里人,也未可知。」賈珍道:「胡說!這墻四面皆無下人的房子,況且那邊又緊靠著祠堂,焉得有人?」一語未了,只聽得一陣風聲,竟過墻去了。恍惚聞得祠堂內扇開闔之揚,只覺得風氣森森,比先更覺淒慘起來。看那月色時,也淡淡的,不似先前明朗,眾人都覺得毛發倒豎。賈珍酒已嚇醒了一半,只比別人拿得住些,心里也十分警畏,便大沒興頭。

墻外究竟是何人出聲,書中沒有明確交代,聯系第75回回目中的「開夜宴異兆發悲音」來推斷,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悲音」乃是賈府衰亡曲的前奏,也就是說,「白玉為堂金作馬」的富貴之家從此將一蹶不振,祠堂內的列祖列宗為此對不肖子孫發出了痛心的長嘆。曹雪芹這里選擇賈珍充當「聆察者」頗具匠心,因為賈珍在書中是以長房長孫的身份(且襲世職)擔任族長,「忽喇喇似大廈傾」的聲波只有先傳到他耳朵里才有意義。

聲音與事件之間的聯系一經拈出,「音景」也就可以定義為一系列聲音事件的集成。可能有人會覺得敘事作品中某些聽覺信號無足輕重,實際上所有的聲音都有自己的獨特作用,否則作者不會為此空耗筆墨。按巴特在《敘事作品結構分析導論》中的說法,事件有核心與非核心之別,前者構成故事的骨幹,後者為前者烘雲托月,或提供某種「情報」,或展示某種「跡象」。[16](P14-15)聲音事件亦可據此劃分:「開夜宴異兆發悲音」屬於核心事件,因為它標誌著賈府盛極而衰的重大轉折;《夜行黃沙道中》中的蛙鳴蟬唱則為非核心事件,其功能在於為整幅「音景」定調或發出獨特的信號,它們相當於巴特所說的「情報」或「跡象」。不過,「核心」與「非核心」有時很難判定,有的「音景」一方面充當故事中的背景道具角色,另一方面又用暗示方式透露故事進展。莫泊桑短篇小說《菲菲小姐》結尾,一名愛國妓女殺死普魯士軍官後消失得無影無蹤,本堂神父順從地按侵略者要求敲響教堂的喪鐘:

這時候那口鐘第一次敲響了喪鐘,節奏輕鬆愉快,真像有一只親切友愛的手在輕輕撫摸它似的。晚上鐘又響了,第二天也響,以後每天都響,而且叮叮當當你要他怎麽打,它就怎麽打。有時候甚至在夜間不知什麽緣故它突然醒來,懷著令人驚奇的歡樂心情,自己晃動起來,輕輕地把兩三下叮當聲送進黑暗之中。當地的鄉親們都說它中了邪魔。[17](P171)

鐘聲「歡樂」得有些詭異,夜間「醒來」也不合常規,因此這段文字實際上是在提前敘述女主人公逃逸之後的一個新事件:本堂神父安排她藏身鐘樓,父老鄉親對此心照不宣——他們當然知道那口鐘「自己晃動起來」意味著什麽。這種集「景」、「事」於一身的手法在電影藝術中有更多運用:「音景」在驟然間發生的變化,常常能使影院里的觀眾提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麽事情,而此時銀幕上的相關事件還未來得及呈現。

作者簡介:傅修延,江西師範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江西 南昌 330027,原刊:江西社會科學,2013 年 05 期)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