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震 鍾芝紅《無器官身體:論德勒茲身體美學的生成》(8)

分子線呈現了從主體中斷裂的力量,克分子線中的嚴密等級已經開始動搖,同一性被多種逃逸路線分散。

德勒茲以教師為例:在克分子線中,一名教師的工作是教書育人,退休時間也與別的教師無異。然而,落實到教師的具體教學過程,每個人的方式都是不盡相同的。

有的教師上課就像是開一
場音樂會,教學手段豐富,這樣的教師具備了個性育人的特征,是在逃逸線上工作的,這當中,具備以上特征的“教師”或許是同一人,或許在教學過程中,經歷了照本宣科到寓教於樂的教學能力轉變。

這轉變的過程,可以稱之為分子線的運動。


但是,分子線處於傳統與新生的斷裂地帶,既可能生成進一步的逃逸線,也隨時可
能退回到克分子線的等級之中。與之相對的身體,因為強度未達到足夠解轄域的程度,也尚未具備形成無器官身體的條件。

因此,分子線是不完整的無器官身體。

德勒茲重點討論的是第三條線——逃逸線,也就是最終通往無器官身體的線。逃逸線指“生成不可感知的線”,它是反轄域化、反本質、反編碼的操作,是無器官身體最終獲得的自由狀態。逃逸線是指向絕對自由的,只會朝著未知的方向前進。

逃逸線是朝向解域的,使欲望沿著不同的路徑奔跑,這些路沒有規則、錯綜複雜,形成一座座自由的高原。根據強度,無器官身體的運動,經歷了從低級到高級的過渡。

在克分子線上,身體是被規訓的、高度集中的,是欲望缺失的表現;分子線上的身體產生了斷裂,打破了二元對立的等級系統,擁有了變異的潛在可能性;而逃逸線上形成的是真
正的無器官身體,解除了一切束縛並形成任意的遊牧主體,人和器官不再按照層級化的集體性編碼被設定,轉而擁有了自己的個性和表達,完全解碼的身體正是德勒茲所希望的完整而理想的無器官身體狀態。當欲望生產到達良好的結合性綜合體模式,身體也就具備了逃逸的充分條件。


德勒茲認為,盡管無器官身體是自由的身體,但是它會根據強度是否過界實現兩種結果:

一是形成完整的無器官身體,這是理想的身體狀態。逃逸線上貫穿著恰當的強度,欲望在身體中實現了強度流通,此時的身體是健康的、充滿生機的,是強力流通的平臺,使身體最終形成完整的無器官身體。

二是形成掏空的無器官身體。當強度逾越了合適的範圍,也會出現身體被過度的強度毀滅的情況。不完整的無器官身體有多種形態,比如抑郁症的身體、受虐狂的身體等,它們是空洞的、被掏空的身體,諸如吸毒者、精神分裂症者、受虐狂,這樣的身體已經被強度所吞噬,被“痛苦波”所填
滿,走上的是死亡的逃逸線。

因此,逃逸線上的無器官身體運動充滿了實驗精神,既有可能實現無拘束的自由,也有可能因為逾越過度而被清空。德勒茲其實是反對福柯晚年置身於邊緣的極致體驗的,他認為逃逸線並不應該直達毀滅,德勒茲只承認積極的逃逸線,才能形成無器官身體;反之,毀滅身體的亦是身體自己。


綜上所述,基於強度的無器官身體構成了後現代景觀中獨特的身體現象。逃逸線是身體掙脫了一切力量的解轄域化喜悅,第三條線才是無器官身體逃逸的路徑。在適當的強度貫穿中,依靠純粹的欲望生產,無器官身體遊牧的試驗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無器官的身體是後現代的身體主體,也是當下時代或未來世紀所需要的、無組織和去層級化的身體。在德勒茲看來,社會其實是由各式各樣的線組成的,解構分子線意
味著解構層級,將欲望從匱乏的約束中解放出來。

換言之,尋找並實現創造的可能性。實際上,逃逸線的構想,或者說無器官身體運動的最終目的,是實現一個不斷
創造和流變的多樣化身體,這樣的身體,不是站在制度的對立面,而是摒除了不合理的現狀,使社會湧現多元化、異質化的景觀。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