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震 鍾芝紅《無器官身體:論德勒茲身體美學的生成》(9)

三、無器官身體的藝術實踐與德勒茲身體美學的生成

從塊莖思維、欲望的生產到強度的貫穿,這些都在不同角度和層面上,推動了德勒茲意義上的無器官身體的形成。無器官身體的主旨是身體的去機體化運動,最終目標是創造真正自由的遊牧身體,德勒茲將其作為我們身體的現實。

這說明,德勒茲並不把日常時空環境下的身體,作為身體哲學的思考對象,也並不完全像福柯那樣,描寫身體被制造的情狀,進而揭示背後的
話語、知識和權力譜系,而是將身體的自由生成這一主題,作為身體哲學所要描繪和論證的對象。


上文已經談到,無器官身體背後的塊莖思維,可以將異質性事物做任意的連接,可以將各種形式匯聚成符號鏈條,例如藝術、社會和語言等各領域間的融合,因而,無器官身體可以在哲學、藝術與社會文化之間起到對接的作用。

德勒茲就認為,哲學與藝術之間的關係是緊密聯系的,兩者都是生成,因而,無器官身體不僅是德勒茲身體哲學的最集中的表征,也可以在現代藝術實踐中找到無器官身體的呈現。


《弗朗西斯·培根:感覺的邏輯》是德勒茲唯一關於繪畫批評的著作。

在這部著作中,德勒茲從身體美學出發,以培根的畫作為文本,挖掘與闡釋其中的無器官身體現象。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是 20 世紀現代派畫家,對怪誕、恐懼與幻滅的情感有執著的描繪力。培根的作品采用了超現實主義的繪畫手段,對人物進行了異化乃至恐怖的處理,他的畫作沒有完整的面容與身體,每一個人都是孤獨與痙攣的個體,這些特征使他的作品成為 20 世紀令人矚目的繪畫現象。

德勒茲認為,培根繪畫所呈現的一系列需要解讀的奇特形象就是他所要論證的無器官身體。德勒茲的判斷依據,是從培根繪畫的“形象”(figure)那裏找到的。現代繪畫藝術史不再局限於真實形象的再現這一俗套,轉而從抽象及抽象表現的途徑來豐富視覺藝術,由此出現了抽象畫以及抽象表現主義畫作。


德勒茲認為,培根的作品在以上兩種抽象作法之外,創制出第三種抽象,也就是發現“形象”的抽
象。這種所謂的“形象”,是指從感覺層面上接收到的形狀,它不僅是畫家呈現出來的圖解性質的圖像,更是畫家情感與讀者情緒的相遇。在這裏,線條和構圖是其次的,讀者與畫作的聯系停留在身體感覺的層面上。

肖像畫一般是“形象”的集中體現。培根盡管有(原稿有圖片)很多以肖像為內容的作品,但其實很難將它們歸入肖像畫一類。因為培根描繪的人物,往往是喪失了“面容” 的,導致臉部模糊難辨,充滿扭曲感和張力感,無法擁有肖像畫或自畫像的完整和清晰。


就以培根 1971 和1979 年的作品《自畫像》(上圖)為例。在這兩幅
自畫像中,培根根本沒有細致清晰地再現自己的什麽面容,整幅畫也就不像是那種被大多數人所熟知的“人物肖像”,反倒是充滿了對正常面容肖像的解構。

作品
的確呈現了一個“形象”,然而這個形象近似於超出常規的生命體或怪物,這就打破了人們對具體形象的一般接受習慣,轉而不得不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麽看不到完整有序的臉?

按照德勒茲的說法,臉是器官,代表了一個有組織有明確秩序的結構空間,也就是說,臉的淹沒,就避免了對有機組織的聯想。而代之以對腦袋的呈現,因為腦袋是身體不可或缺的,腦袋隸屬於身體,但看不清臉的腦袋,更多是強力生成下的身體的像征。

培根在這種所謂的“肖像畫”中,破壞甚至消滅了臉的佈局,卻讓觀眾的感覺重新聚集於腦袋,進而讓無器官的身體得以被呈現出來。

這就是德勒茲所評論的,培根的作品通過對“形象”的抽象,重新發現了無器官意義上的身體。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