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7)

A2 月出 作者:匡國泰

 透明又朦朧的鳥蛋

 從黑色巢窩里旋出

 輕輕磕碰著山角

 淡然的汁液

 濡濕遍地懷想

 綿延的群山陷入迷茫

 刺猬有些不安

 小屋且比白天藏得更深

 一個名人還家

 像月亮般一聲不響

 

 

《月出》的回歸角度是精神結構,並不在修辭上刻意仿古,但整體詩境寧謐幽深,洗滌盡現代文明的浮華意識,凈化了普遍意義上的心靈。本詩可以在古典詩歌中找到心靈原鄉,但決非臨摩之作,可從兩點觀察:一、它是直覺通感式的形象演出,主觀意識的"我"完全融會在情境。二、它的造境寫意渾融無間,心靈氛圍完整彌漫。《月出》來自深度靜謐的心靈而非虛無的文人寫境。這是意境詩學其一。

 

 

A3 虎骨 作者:馮傑

玻璃中一副完整的骨骼

讓生銹的鋼架支撐著

象長勺北鬥星

山 此刻被解剖並加以注釋

 

爪深深陷進石頭體內

穿越火藥 穿越謊言

它才來到這里

 

玻璃像羽毛飄滿天空

聽到骨的關節咯咯作響

那只虎踏著雪走動了

身後 落滿梅花

 

 

意境詩學另外一型的演示是生活寫意,30年代的廢名和卞之琳走過這條路,60年代的瘂弦和80年代山東詩人孔孚也時有鋪寫,孔孚的《夏日青島印象》即是,它比孔孚的神秘山水詩更具有前瞻意義。《虎骨》也是如此,它比馮傑擅長的鄉土詩更靈妙,立基於生活場景而又即時滑脫,意境出入於虛實之際。漫說骨架即精神,精神之虎化解了物質的局限與人為的殺辱,魂魄踏雪尋梅。寫意的宗旨是"超以象外,得其環中"(唐·司空圖),詩意漫擴出離超越文字。意境是無法框限的精神空間。

 

 

B1 染料公司與白向日葵(節選)

作者:周倫佑

那是些非虛構的事物

說不出顏色的染料 混雜在

堆滿廢銅爛鐵的屋子里(一間廢棄的庫房)

膠質壯態的半明半暗中

一些神色漠然的人在淘洗煤塊

(但沒有水)幾個婦女在繅絲

靠左邊一些的水泥地上

不規則地擺著許多密封的罐子

一個陌生男人的面孔冷冷地說

"這是我發明的染料公司"

 

 

這首詩具有超現實意味的寓言體,相當少見的詭異風格,值得進行開拓。全詩是不完全的十行體,第四節只有兩行:"打開《釋夢辭典》第65頁 染料條缺/向日葵下面寫著:某種危險的征兆"。向日葵被養在那些密封的罐子里,開白花,而染料公司人員胸前別著向日葵徽章。如果閱讀者把向日葵與人民作比附就曉得意旨何在了。這首詩的每一行都可以在現實中找到比附,它的釋義方式是結構式的,隱喻達到像徵的高度。本詩(B文本)和前引A文本的詩學分野在於語言建築的空間直覺傾向不同,本詩歸屬於意義詩學的範疇。意義探索的語言邏輯嚴謹,意念軌跡本質上是線性的,以下再呈示兩種:推論式和辯證式。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