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文作為一種方法:西方研究現狀及展望(7)

(1)單個文本、作者或作品體裁在更宏觀的文學語境中的歷史地位,

(2)一定歷史時期內、一定地理區域內或一定人群中,文學生產的增加或衰落,

(3)一定歷史時期內、跨歷史階段的、一定區域內或者人群群體內文學模式以及所使用的詞匯,

(4)影響文學文體及其演化的文化與社會力量,

(5)文化、歷史以及社會的聯系,這些聯系使得單個的作者、文本以及文體結合成一個集中的文學文化,或者相反,

(6)文學主題的此消彼長,

(7)文壇精英的品味與喜好,這些喜好是否與一般大眾的品味喜好相一致,

這個清單並不全面,卻給出了數字人文的某種可能性, 有意知道數字人文如何擴大了傳統學術工作具體細節的讀者,請參考我們未來專欄中將要刊出的泰德·安德伍德(Ted Underwood)教授的博客文章譯文,那麽,按以上所列出來的可能性來看,數字人文的前景應該會看漲, 就專門期刊和書籍的出版情況來看,這顯而易見, 此外,學者的博客和線上“社區” 那裏有更活躍的新的想法,以及作者與讀者之間就有關問題的互動, 在那裏,研究者們不僅可以交流想法,還能共享軟件代碼和相關數據。

這種線上空間,以比較受歡迎的博客諸如美國西北大學馬特·施密特(Matt Schmidt
)教授的“吸引注意力” ( “Sapping Attention” )、麥克吉爾大學安德魯·派博教授的“文本實驗室” ( “ Text Lab” ),或者研究者們的個人網站,如美國鹿特丹大學英語系馬修·威爾肯斯教授(Matt  Wilkens) 或斯坦福大學英文系馬克·阿爾吉–休伊特教授(Mark Algee - Hewwitt)經常更新的個人網站

這些與社會網絡站點上的交流相輔,創造了一個充滿動力的空間, 在這裏,知識生產通常是協作型的,也不同於通常的方式,這樣的空間常常趕超了期刊和書籍等的傳統出版渠道, 除了印刷品和線上交流之外,一些主要的年會,如“數字人文會議”也吸引了成百的參與者, 而許多大學也專門設立了新的學位,或改革了原先的課程規劃(這其中有本科生課程,也有研究生課程) ,這都是為了迎合新增長的對數字技能的需要。

[] 戴安德 姜文濤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美國 賓夕法尼亞州 19019;浙江大學 外國文學研究所;浙江) 杭州310058

原載: 東 社 會 科 學,2016年第11期,總第255期)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