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十日》故事 7 下

敏奴丘立即把這首詩配上曲調,衷婉幽怨,情景貼切;第三天就去到宮殿里,這時國王彼得正在用膳,見他來了,就請他和著他的“維瑣爾”唱幾支歌曲聽聽。於是他就唱起那支歌來,真是哀婉動人,王宮里沒有哪一個不是聚精會神地靜聽著,聽得出了神,站在那里動也不動一下,國王尤其是這樣。敏奴丘唱完了,國王就問這支歌是哪里來的,他從來也沒有聽見過。這位歌手回答道:“陛下,這支歌編成歌詞,譜成曲調,一共還不到三天呢。”

國王又問,這支歌是為誰而作的;敏織丘回答道:“這事情除了王上一人之外,我不敢對任何人泄露。”

國王很想知道其中的底蘊,等到用完飯,就把敏奴丘召進內室,敏奴丘把麗莎的話從頭到尾都講給他聽了,國王說不盡的歡喜,連聲讚揚那位小姐,說他非常同情這位高貴的小姐,又吩咐敏奴丘趕快去代他安慰她一番,告訴她說,國王在當天晚禱時分一定親自去看她。

敏奴丘得了這個好消息,歡天喜地,連忙收拾了他的“維瑣爾”等什物,去到小姐那里,把一切情形都悄悄跟她說了,然後又和著“維瑣爾”,把那支歌唱給她聽。小姐喜出望外,病情立即有了起色,只盼晚禱時分,君王駕到;這事情她家里一個人也不知情,甚至沒有看出一點形跡。

國王原是個豪爽多情的君主,聽敏奴丘說了這件事,在腦子里也不知想了多少次;加上他早已聽說那位小姐的美貌,不禁加倍憐惜起她來。到了晚禱時分,他騎上了馬,只說出去隨便溜達溜達,便直奔那個藥劑師的宅子,要求參觀那藥劑師家的美麗的花園。他在花園里下了馬談了幾句話,就問貝那多,他女兒可好,是否已經出嫁。

貝那多回答道:“王上,她還沒有出嫁;害病害了好久,到現在還沒有起床呢,不過說也奇怪,從今天中午起,就大大好轉了。”

國王一聽心里明白,那位小姐為什麽會好轉得這樣快,就說道:

“天啊,這樣美麗的一位姑娘,如果有個三長兩短,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她。”

過了一會兒,他只帶了兩個侍從,跟著貝那多一塊兒去到她房間里,走近她的床前,只見她正提起精神,望眼欲穿地等待著,國王立即拉住她的手說:

“小姐,你這是何苦呢?象你這樣一位年紀輕輕的姑娘,應該去安慰安慰別的人,怎麽你自己倒先害起病來呢?我勸你看在我份上,把心情放得開朗些,振作起精神來,那你的病馬上就會好了。”

那位小姐給她最心愛的人握著手,雖然有些害羞,心里卻歡喜得好象進了樂園一樣,竭力打起精神來說:

“王上,我怯弱的身子經不起過度的憂煩。所以才病倒了。謝謝你的好意,你不久就可以看到我好起來了。”

這姑娘的弦外之音,只有國王一個人心里明白,國王於是更加敬重她,只是咒罵命運之神不該讓她生在這樣微賤的一個人家。他又安慰了她一番以後,就告辭了。

國王的仁愛心腸,受到臣民的稱頌,都認為這是那個藥劑師父女的無上的光榮。那女兒受了這番恩寵,心里非常歡喜,對人生重新產生了希望,因此不到幾天工夫,病體就覆原了,而且出落得比往常更加嬌艷。等到她完全恢覆健康以後,國王和王後商量了一下,應該如何報答這位少女的一片真情。有一天,他就騎了馬,帶了許多貴族,來到那藥劑師家里,進了花園,把貝那多父女請來;一會兒,王後也帶著許多宮女們來了,接見了麗莎,她們都十分歡喜。一會兒,國王和王後把麗莎叫到一旁,由國王對她說道:

“高貴的小姐,你對我滿懷著深摯的愛。我應該報答你一下,希望你能夠滿意。我看你已經到了結婚的年齡,打算給你選個丈夫,以後我還是做你的騎士。我只要吻你一下,此外再沒有別的要求。”

姑娘立刻羞得漲紅了臉。順著國王的心意,低聲回答道:

“王上,我也知道,如果人家曉得我愛上了你,一定會認為我發了瘋,忘了我和你的身分懸殊;只有天主才看得透人心,知道我自從愛上你的一剎那起,我就曉得你是國王,而我不過是藥劑師貝那多的女兒,不應當這樣高攀。但是我想你一定比我了解得更清楚,天下男女相愛,並沒有慎重考慮到雙方是否適合,而只是從欲望和喜愛出發。我曾經幾次三番地克制自己,不讓自己犯這種通病,無奈怎樣克制也沒有用處,所以我才愛上了你,現在依然愛你,將來還要永遠愛你。

“可是,自從我愛上了你,我就打定主意,處處要以你的意志為意志;所以,我不僅樂意遵從你的命令,接受你賜給我的丈夫,好好地愛他,因為這是我的本份,我的榮譽;而且,你即使叫我赴湯蹈火,只要能叫你快慰,我也在所不惜。你知道,有了你這樣的一位國王做我的騎士,我感到多大的榮幸,也用不著我多說了。至於你只要求我給你一吻,作為我對你的愛情的標志,那只有得到了王後的允許,我才辦得到。你和王後都待我這般仁慈,我一輩子也報答不盡,但願天主替我感謝你,報答你吧。”說完這話,她就住了口。

王後很滿意她這番回答,覺得這個姑娘果真象國王所說的那麽賢慧。國王彼得立即把她父母請來,向他們說明了自己的用意,他們都非常高興。於是他就召來了一位家境貧寒、出身高貴的青年,名叫培第康,當場給他幾個戒指,把麗莎許配於他。國王和王後又給了那位小姐許多珍寶首飾,這還不算,另外又把塞法羅和卡拉塔貝羅塔兩個富庶的采地賜給培第康,對他說道:

“這兩個采地賜給你,算是小姐給你的陪嫁。我們贈送你這件陪嫁的用意,日後你自會明白。”

接著,國王又轉過身去對小姐說:

“現在我要向你索取你對我的愛情的果實了。”於是他雙手捧住小姐的頭。在她的前額上吻了一下。

培第康、麗莎的父母、以及麗莎本人,都高興異常;不久他們倆就備辦了豪華的喜筵,歡歡喜喜地結為夫妻。

據許多人說,國王對那位小姐一直信守諾言,終身以她的騎士自居。每次出去競技比武,總是只佩帶著那位小姐送給他的紀念品。

他這種做法深得人心,給他的臣民們立了榜樣。也給自己贏來了永久的名聲。但是當今大多數的君王都變成了殘酷的暴君,很少有人體會到這些事了。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