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省三:莫言與魯迅之間的歸鄉故事系譜(6)

在《故鄉》結尾的離鄉場景中,敘述者所述“那豆腐西施的楊二嫂,自從我家收拾行李以來,本是每日必到的,前天伊在灰堆里,掏出十多個碗碟來,議論之後,便定說是閏土埋著的,他可以在運灰的時候,一齊搬回家里去”,是從母親處得知的。敘述者說“那西瓜地上的銀項圈的小英雄的影像,我本來十分清楚,現在卻忽地模糊了,又使我非常的悲哀”。此處他也僅是講述了對少年閏土印象減弱的悲哀,對“豆腐西施”倒並無發出新的感慨。實際上,敘述者未曾料到的關於楊二嫂的事情,是從母親那兒得知的:


楊二嫂發見了這件事,自己很以為功,便拿了那狗殺氣(中略)飛也似的跑了,虧伊裝著這麽高底的小腳,竟跑得這樣快。


此處一段是原文五十字的長句,魯迅作品中的敘述者在表現複雜心理時,通常傾向於使用長句來進行表達,此處若采用分節,敘述者曲折的心態也就不得而知了。敘述者僅僅在“飛也似地跑了……竟然跑得這樣快”這一長句中就兩次使用“跑”進行強調用。一開始,當他回想起年輕時的“豆腐西施”時說道:“終日坐著,我也從沒有見過這圓規式的姿勢”。昔日的年輕婦人不僅變成了“圓規”,而且公然盜取養雞用的農具,裝著高底的小腳,飛也似地逃跑的姿態,讓敘述者對於二十年前那清秀美女記憶土崩瓦解了。

敘述者在接下去陳述“老屋離我愈遠了(中略)但我卻並不感到怎樣的留戀。我只覺得我四面有看不見的高墻,將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氣悶”時,不僅對閏土,也對從楊二嫂處感到“隔離”而“非常氣悶”吧。這是因為他體味到了“西瓜地上的銀項圈的小英雄的影像”以及所謂“豆腐西施”的美女形象幻滅後的雙重喪失感。


《故鄉》的敘述者對例如閏土是否為盜取碗碟的“犯人”、若真為“犯人”那動機是什麽,若不是“犯人”為什麽母親他們沒有否定楊二嫂的推理等等事情未加思考。敘述者只是闡述了自己內心的傷痛和希望。他與周圍“隔離”的“看不見的高墻”是他自己所築。緊閉於這座墻內的敘述者不但不想表露出少年時對楊二嫂的特殊感情,而且對讀者一直隱藏著自己從重逢直至別離這段時間對她的思慕之情——或許與敘述者心中“西瓜地上的銀項圈的小英雄”差不多,清晰的“豆腐西施”的印象仍一直存在著吧。雖然魯迅對《安娜•卡列尼娜》寄予了很多關心,但作為《故鄉》的作者,他並沒有在該作品中設定《安娜》式的不倫情節。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