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6)

二、用柏格森的「綿延」來解禪宗「念念相續」說法


(一)二者都涉及到「意識流」



柏格森講到「綿延」(durée, duration),他說到「純粹綿延是:當我們的自我讓自己生存的時候,即當自我制止把它的現在狀態,和以前各狀態分離開的時候,我們的意識狀態所採取的形式」。而這不就是禪宗所講的「念念相續」嗎?

「綿延」著重在「時間」上的講述,而「時間」又涉及了「記憶」,簡單來講,「純粹綿延」把過去和現在做成一個有機整體,裏面乃是相互滲透,不區分的繼起相續。〈柏格森,《時間與自由意志》〉,柏格森沒有講到「意識流」,但他所講的「時間」,絕對不是量、抽象、數學「時間」,他講的是真實的「時間」「綿延」(durée, duration) 11

「綿延」尤其是在「記憶」中表現出來,因為在「記憶中過去」殘留於現在。因而,「記憶」在柏格森的哲學裡便非常重要了。從原則上講,「記憶」必定是一種絕對不依賴於物質的能力,柏格森對「直覺」的論述是以他的「綿延」和「記憶」的理論為前提的, 因為在「記憶」中「過去」存活到「現在」裡面,並且滲透到「現在」裡面。



所以筆者認為,有關生命發生種種內涵的歷史時間,說明著生命是有歷史的,不管過去、現在或未來發生種種都會連續回應在我們生命歷史河流之中,造成「生命敘事」,讓我們不斷重說著我們的故事,「記憶」我們的故事,將「過去、現在與未來」時間融塑成為敘事,不斷「綿延」著。


換句話說,人在「意識流」當中理解人的生命歷史,在「意識流」當中,要人為「生命歷史現象」開顯存有自身真理,這生命歷史是「循環」的歷史不是「直線」的歷史,透過生命歷史現象呈現,我們了解了作為「生命敘事」的可能性,透過事件及時空配置,展開自身的詮釋。


「綿延」對應便是禪宗所言「念念相續」,念頭升起落下好比是河流不斷前進般,
所以筆者認為可以稱為「意識流」,「意識流」是「前後通貫、密密綿綿、前延入後、後融納前之一體」12。


筆者以為,柏格森要講是說明:當我們體認到宇宙的真實就是「綿延」,而「綿延」的本質就是「生命衝動」(elan vital),不斷創進、綿延不絕的生命力。13 這種生命力湧進,不斷奮發,當身體存在覺知感受,體認到的永遠是不斷變異,充滿各種創發圖象的。在歷程中的生命存有感受是不斷創新的、相續、相連地,就好比是河流一般,被不斷體認出來。

只有「直覺」能夠理解,過去與未來的這種「前後通貫、密密綿綿、前延入後、後融納前之一體」融合。


11綿延尤其是在記憶中表現出來,因為在記憶中過去殘留於現在。因而,記憶論在柏格森的哲學裡便非常重要了。從原則上講,記憶必定是一種絕對不依賴於物質的能力,柏格森對直覺的論述是以他的綿延和記憶的理論為前提的,因為在記憶中過去存活到現在裡面,並且滲透到現在裡面。離開了精神,世界就會不斷在死去又復生;過去就會沒有實在性,因此就會不存在過去。使得過去和未來實在的、從而創造真綿延和真時間的,是記憶及其相關的欲望,使過去與現在與未來融合在一起, 只有直覺能夠理解過去與未來的這種融合。參伯特蘭‧羅素的《西方哲學史》。
http://www.twbm.com/www/window/liter/philwest/philw_cont.htm

12 唐君毅《哲學概論》(下),臺北:學生書局,1982,頁 870~871。

13 吳汝鈞先生將 elan vital 譯為「生命的原動力」,因為「衝動」一詞易令人想到心理上、情緒上的衝動,他認為這不是柏格森的原意,而他的原意是一種形上的實在,故將 elan vital 譯作「生命的原動力」,參看吳汝鈞,《西方哲學析論》,臺北:文津出版社,1992,頁 87,109。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