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6)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

“你就呆在這兒。”勒斯特說。“你到那邊去也沒有什麽好幹。”的。他們會打你的,錯不了。” 

“他想要幹什麽。”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麽。”勒斯特說。“他興許是想到那邊人們打球的高地上去。你就在這兒坐下來玩你的吉姆生草吧。要是你想看什麽,就看看那些在河溝里玩水的小孩。你怎麽就不能像別人那樣規規矩矩呢。”我在河邊上坐了下來,人們在那兒洗衣服,青煙在往空中冒去。 

“你們大夥兒有沒有在這兒附近撿到一隻兩毛五的镚子兒。”勒斯特說。 

“什麽镚子兒。”

 

“我今天早上在這兒的時候還有的。”勒斯特說。“我不知在哪兒丟失了。是從我衣兜這個窟窿里掉下去的。我要是找不到今兒晚上就沒法看演出了。” 

“你的镚子兒又是從哪兒來的呢,小子。是白人不注意的時候從他們衣兜里掏的吧。” 

“是從該來的地方來的。”勒斯特說。“那兒镚子兒有的是。不過我一定要找到我丟掉的那一隻。你們大夥兒撿到沒有。” 

“我可沒時間來管镚子兒。我自己的事還忙不過來呢。” 

“你上這邊來。”勒斯特說。“幫我來找找。”

 

“他就算看見了也認不出什麽是镚子兒吧。” 

“有他幫著找總好一點。”勒斯特說。“你們大夥兒今兒晚上都去看演出吧。” 

“別跟我提演出不演出了。等我洗完這一大桶衣服,我會累得連胳膊都擡不起來了。” 

“我敢說你準會去的。”勒斯特說。“我也敢打賭你昨兒晚上準也是去了的。我敢說大帳篷剛一開門你們準就在那兒了。” 

“就算沒有我,那兒的黑小子已經夠多的了。至少昨兒晚上是不少。”

 

“黑人的錢不也跟白人的錢一樣值錢嗎,是不是。” 

“白人給黑小子們錢,是因為他們早就知道要來一個白人樂隊、反正會把錢都撈回去的。這樣一來,黑小子們為了多賺點錢,又得幹活了。” 

“又沒人硬逼你去看演出。” 

“暫時還沒有。我琢磨他們還沒想起這檔子事。” 

“你幹嗎跟白人這麽過不去。”

 

“沒跟他們過不去。我走我的橋,讓他們走他們的路。我對這種演出根本沒興趣。” 

“戲班子里有一個人,能用一把鋸子拉出曲調來。就跟耍一把班卓琴似的。” 

“你昨兒晚上去了。”勒斯特說。“我今兒晚上想去。只要我知道在哪兒丟的镚子兒就好了。” 

“我看,你大概要把他帶去吧。” 

“我。”勒斯特說。“你以為只要他一吼叫,我就非得也在那兒伺候他嗎。”

 

“他吼起來的時候,你拿他怎麽辦。” 

“我拿鞭子抽他。”勒斯特說。他坐在地上,把工裝褲的褲腿卷了起來。黑小子們都在河溝里玩水。 

“你們誰撿到高爾夫球了嗎。”勒斯特說。 

“你說話別這麽神氣活現。依我說你最好別讓你姥姥聽見你這樣說話。” 

勒斯特也下溝了,他們都在那里玩水。他沿著河岸在水里找東西。

 

“我們早上到這兒來的時候還在身上呢。”勒斯特說。 

“你大概是在哪兒丟失的。”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