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6)

國的偷竊行為給村里造成了空前的混亂。有一段時間,這家丟了東西懷疑那家,那家丟了東西又懷疑這家,你防我,我防你,打架罵街的事不斷湧現。有許多好鄉鄰莫名其妙地結下了冤仇。這冤仇一代代延續下來,直到今天還有見面不搭腔的。尤其是三奶奶,多年來一直不理四嬸,臨死時還囑咐家人:不讓四嬸為她戴孝!

 

這都是國造的孽。

 

國後來偷到鎮上去了。在王集,他偷飯館里的錢被人當場捉獲,送進了鄉里的派出所。這消息傳回來,一時慌了全村。沒娘的孩子,誰都可憐。村人們焦焦地圍住隊長的家門,立逼老黑去王集領人。老黑慌得連飯都沒顧上吃,破例買了盒好煙揣上,掂了一兜紅薯就上路了。

黃昏時分,國被領回來了。碰上下工,一村人圍著看,可憐那小胳膊被活活捆出了兩道血印!國竟然還滿不在乎,跟這個笑笑,跟那個擠擠眼,恨得隊長咬牙罵!

天黑後,隊長吩咐人叫來了一些輩份長的人,梅姑聽說信兒也來了,就著一盞油燈商量如何教化他。老人們默默地吸著煙,一聲聲嘆氣,說:“匪了,匪了,這娃子匪了!”隊長一拍腿說:“×他的,干脆明兒叫鱉兒遊遊街!轉個三四村,看鱉兒改不改?!”眾人不吭,眼看就這樣定下了,明兒一早叫國敲著鑼去遊街!梅姑突然說:“老三,娃兒還小哪,千萬別讓他去遊街。”梅姑說著說著掉淚了。她說:“人有臉,樹有皮。小小的年紀,丟了臉面,叫他往後怎麼做人呢?”隊長悶悶地吸了兩口煙,罵道:“××的,你說咋辦?”梅姑說:“打呀,老三。只當是自家的孩子,你給我打!”

於是把國叫了進來。當著老人的面,國賴著臉笑,還是不在乎。隊長一聲斷喝:

“跪下!”

國起初不跪。揚臉一瞅,卻見一屋子黑氣,也就軟了膝蓋怯怯跪下了。就有皮繩從身後拿出來,上去扒了褲子,露出那紅紅的肉兒,只見一皮繩抽下去,屁股上陡然暴起兩道紅印!國殺豬一般叫著,罵得鮮艷而熱烈!緊接著一繩快似一繩,一印疊著一印,打得小兒姑姑爺爺叔叔奶奶亂喊……

隊長厲聲問:“都偷過啥?說!”

“……饃”

“還偷過啥?”

“……雞蛋”

“再說!”

“雞、雞子……”

一聽說他“匪”成了這樣,皮繩抽得更猛了!那皮繩是蘸了水的,響聲帶哨兒,打上去“嗖嗖”冒血花,頃刻屁股上已血爛一片。國的腿不再彈騰了,只喊爹喊娘喊祖宗地啞哭……

梅姑不忍看,轉過臉去,卻又助威般地喊:“打呀,老三,給我往死處打!”

隊長打了一陣,喝道:“還敢不敢了?”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隊長扔了皮繩,在一旁蹲了,喘著氣擰煙來吸。老人們和梅姑又一起上前點化他,說了這般那般地好好惡惡,國只是哭。

隊長吸過煙,又罵道:“鱉兒,丟人丟到王集去了!是短你吃了?還是短你喝了?你他媽做賊!”

國抽抽咽咽地哭著說:“三叔,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你改不改?”

“改,我改。”

“中,你好好聽著,再見一回,打折你鱉兒的腿,叫你一輩子出不得門!……”

國是被人擡到床上去的。這晚,他整整哭了一夜。梅姑可憐這沒娘娃兒,一邊用熱水給他捂屁股,一邊恨道:“國,不成器呀!”

這頓惡打使國整整在床上趴了五天,半個月都沒出門。後來出了門,也老實多了。每天背著書包去學校上學,一副怯生生的模樣。

多年後,國試圖抹去這段記憶,可屁股常常提醒他,常常。國永遠不會知道,他是有可能免去這頓毒打的。若是不受這皮肉之苦,那麼,他必須讓人牽著去四鄉里遊街,一個村莊一個村莊地去向人們展覽他的偷竊行為,用“咣咣”的鑼聲向人們宣布他是賊,那時他就成了一個公認的賊!假如不是梅姑的及時阻攔,一個經過展覽的公認的賊又怎麼活呢?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