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淡景》石黑一雄(55)第十一章

幸子噓了一口氣,抬起雙手。「東西太多了,」她低語道。「有些只好不帶了。」

我又坐了一陣,終於說道:

「妳要的話,我可以去找真理子回來。現在很暗了。」

「悅子,妳只會把妳自己累壞。我收拾好了,如果她還沒回來,我們再一起去找。」

「不要緊。我去找找看。現在天差不多全黑了。」

幸子看我一眼,聳聳肩。「也許妳該打著燈籠,」她說。「河堤上很滑。」

我起身取下燈籠。影子隨我穿過小屋移向門口。我在門口回頭看幸子,只能看出她坐著的剪影。她背後的天空幾乎全暗下來。

我沿河而走,蟲子跟燈籠而來。偶爾,一些蟲陷在燈籠裡面,我得時時停下來,讓燈籠靜止不動,蟲子好鑽出來。

不久,小木橋就在眼前了。我過橋的時候,不禁停住腳步,凝望夜空。我記得在那橋上,我感到一種奇異的寧靜。我挨著橋欄,站了幾分鐘,聽著橋下的水聲。我轉過身時,看見自己的影子被燈籠照著,投射在橋上的木條上。

「妳在這裡做什麼?」我問。真理子就在我前面,蜷身坐在另一邊的欄杆上。我往前幾步,好看清她。她看著自己的手心,一語不發。

「妳怎麼了?」我說。「為什麼坐在這裡?」

蟲子繞著燈籠打轉。我把燈籠放在面前,真理子的臉變得清楚了。好一陣沉默之後,她說:「我不想走。我明天不想走。」

我嘆了一口氣。「可是妳會喜歡的。每個人碰到新的事都會有些害怕。妳去了就會喜歡的。」

「我不要去。我不喜歡他。他像條豬。」

「妳不要亂講話。」我生氣地說。我們對視了一下,她又低頭看她自己的手。

「妳千萬不要那樣講,」我的口氣較為平靜。「他很喜歡妳,他會像父親一樣待妳。我保證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

她不說話,我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樣,」我又說,「如果妳去了不喜歡,隨時可以回來呀!」

這回她抬起頭來,一臉狐疑。

「我保證,」我說。「如果妳去了不喜歡,我們就回來。不過妳得先試試看妳喜歡不喜歡那邊。我相信妳會喜歡的。」

她盯著我。「妳為什麼拿著那個?」她問。

「這個?它纏住我的木屐了,如此而已。」

「妳為什麼拿著呢?」

「我已經說了。它纏著我的腳了。妳怎麼回事呀?」我笑了一聲。「妳為什麼那樣盯著我?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

她仍然盯著我,慢慢站起來。

「妳到底怎麼了?」我又問。

她跑開了,腳步打在木橋上咚咚作響。她在橋尾停下來,滿臉狐疑地看著我。我對她微笑,一手拎起燈籠。她又跑了起來。

半輪月亮在水上出現,我又站在橋上看了一陣。在黑暗中,我似乎看見真理子沿著河堤,朝小屋跑去。



第十一章 


起先,我確信有人經過我床邊,走出房外,輕輕關上門。等我稍微清醒一點,我知道這不過是我的幻覺。

我躺在床上靜聽。顯然,剛才我聽到的是霓紀在隔壁房間的聲音;她一直抱怨睡不好。或者,根本沒有聲音,我只是習慣性的早早醒來。

鳥聲由外面傳進來,我的房間仍然很暗。幾分鐘後,我爬起來,披上晨褸。開了房門,外面的光線十分暗淡。我走出房門,下意識地瞥了走廊盡頭──慶子的房間──一眼。

我差不多確信我聽到慶子的房裡有聲音。非常輕微,卻很清晰,雜在窗外啁啾的鳥聲中,我站定凝聽,然後走向慶子的房門。又有一些聲音,我弄清是從樓下廚房傳上來的。我站了一會兒,然後走下樓梯。

霓紀正從廚房出來,見了我就說:「哦,媽,妳可嚇了我一跳!」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