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53)

喏, 她簡直是有天賦——這就能說明一切了。我們只有兩個科班出身的園藝師傅, 把瓦爾特也算上才有三個, 可他整天只惦記他的帳簿和他的錢櫃。這兩人, 一個是赫特霍尼, 年輕時參加過青年運動, 可說是知識分子型的園藝師, 女子中學畢業後上了大學, 後來搞園藝, 是個充滿幻想的人, 信仰土地和手工運動——諸如此類——不過她有兩下子, 一個就是我。其他人都沒有學過這一行, 霍埃特、克雷姆普、克雷默爾、謝爾夫、汪夫特和策芬——大多是娘兒們, 已經不是那麽年輕漂亮, 同她在泥炭末和插花料之間躺下反正沒有一個會使你不由自主地想。是啊, 才過兩天我就明白了, 普法伊弗決不適合於幹一件事, 即做花圈架子, 那是粗活, 十分艱苦, 花圈架子組有霍埃特、謝爾夫和克雷姆普三人, 他們僅僅拿到的是一張清單, 上面寫明他們所得到的大批枝葉原料——根據貨源情況而定, 橡樹、山毛櫸和後來幾乎只剩下了的松樹葉子——以及花圈大小, 通常為標準盡寸, 不過也有用於隆重葬禮的, 我們規定用縮寫B1、B2和B3代表一等要人、二等要人、三等要人; 後來我們內部記帳時知道, 也用H1、H2、H3表示一級英雄、二級英雄、三級英雄。那個下流坯克雷姆普大發雷霆, 這他認為是自己也受了一種侮辱, 因為他是一名二級英雄: 高位截肢, 一條腿, 有幾枚勛章和獎章。因此萊尼進架子組不合適, 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便將她分到修飾組, 讓她和克雷默爾、汪夫特一起幹活——我對您說吧, 修飾天才, 她可是一個, 或者, 要是您願意的話, 也可以說是個插花能手。她是怎樣擺弄桂櫻葉和杜鵑花葉的您真該瞧瞧, 最貴重的材料可以交給她, 萬無一失, 什麽也不會折斷——許多人從來搞不清楚的東西, 她一看就明白: 修飾工作的竅門、要領在於花圈架子左上方的部位, 這樣花圈就會產生了一種愉快的、幾乎可以說是樂觀的上升印象。如果著重修飾右邊, 就會產生一種悲觀的下滑印象。她也決不會把幾何圖形和草木圖形混在一起——我對您說吧, 她決不會的。她是個一絲不茍的人——這一點在修飾花圈時就可以看出來。不過我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堅決糾正她一點: 她偏愛純幾何圖形——菱形、三角形, 而且用雛菊有一次在做一個一等要人花圈時搞出一個六角星, 完全是擺弄幾何圖形鬧著玩兒, 肯定不是有意的, 就這樣經她的手出現了, 而且也許她至今還不明白我為什麽那麽神經過敏, 竟對她十分惱火。想想看, 假如那只花圈未經檢查就上了靈車——人們總而言之, 更喜歡籠統的草木圖形, 而萊尼能得心應手, 信手拈來: 編個小花籃呀, 甚至還有小鳥——已不全是盡管花草樹木, 但也自成一體嘛——再者, 如果紮一個一等要人花圈時需要用玫瑰花, 玫瑰花, 小瓦爾特也舍得拿出來, 甚至是含苞欲放的名貴品種。萊尼這時就成了藝術家: 她能紮出整幅風俗畫來。其實, 這太可惜了, 因為這些畫很快就消逝了。一個小巧玲瓏的花園, 有一個池塘, 還有天鵝在池塘里; 嗯, 我對您說吧: 如果評獎的話, 所有的獎都會被她奪得, 而——至少對小瓦爾特來說——最要緊的是: 她用一點修飾材料比許多人用好多材料取得的效果要大得多。她此外還精打細算。然後, 做好的花圈經過赫特霍尼和策芬兩人組成的驗收組——最後, 在送走之前沒有一個花圈不經過我的手。赫特霍尼檢查花圈架子和飾物, 必要時進行修補。策芬呢, 我們管她叫緞帶大娘, 負責裝緞帶, 這些緞帶是市里供應的——當然幹這活必須十分經心, 以免搞錯。有人如果訂購一個花圈, 上寫‘漢斯千古——亨麗黛敬挽’, 可拿到手的花圈緞帶上寫的卻是‘獻給永遠活在我心中的奧托——埃米莉’, 或者反過來——那麽多的花圈有可能鬧這種笑話。最後用送貨車, 一輛破三輪摩托車, 把花圈送往教堂、軍醫院、國防軍機關、黨部或殯儀館——這份差事, 讓別人去幹小瓦爾特是不肯的, 因為他可以借此機會外出逛一逛, 掙點小費, 歇一會兒。”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