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很早,榕樹上的白鷺飛去打早食還沒歸巢,黃鸝卻已唱過好幾段婉轉的曲兒,在田間和林間的人們也唱起歌了。到處所聽的不是山歌,便是秧歌。她們兩個有時為追粉蝶,誤入那籬上纏著野薔薇的人家;有時為捉小魚涉入小溪,濺濕了衣袖。一路上嘻嘻嚷嚷,已經來到山里。微風吹拂山徑旁的古松,發出那微妙的細響。著在枝上的多半是嫩綠的松球,襯著山坡上的小草花和正長著的薇蕨,真是綺麗無匹。

她們坐在石上休息,宜姑忽問:“你真信有神仙麽?”

麟趾手里撩著一枝野花,漫應說:“我怎麽不信!我母親曾告訴我有神仙,她的話我都信。”

“我可沒見過,我祖父老說沒有,他所說的話,我都信。他既說沒有,那定是沒有了。”

“我母親說有,那定是有,怕你祖父沒見過吧。我母親說,好人都會成仙,並且可以和親人相見哪,仙人還會下到凡間救度他的親人,你聽過這話麽?”

“我沒聽見過。”

說著他們又起行,遊過了鄭仙岩,又到菖蒲澗去,在山泉流處歇了腳。下遊的石上,那不知名的山禽在那里洗午澡,從亂雲堆積處,露出來的陽光指示她們快到未時了,麟趾一意要看看神仙是什麽樣子,她還有登摩星嶺的勇氣。她們走過幾個山頭,不覺把路途迷亂了。越走越不是路,她們巴不得立刻下山,尋著原路回到村里。


出山的路被她們找著了,可不是原來的路徑,夕陽當前,天涯的白雲已漸漸地變成紅霞。正在低頭走著,前面來了十幾個背槍的大人物,宜姑心里高興,等他們走近跟前,便問其中的人燕塘的大路在哪一邊。那班人聽說她們所問的話,知道是两隻迷途的羊羔,便說他們也要到燕塘去。宜姑的村落正離燕塘不遠,所以跟著他們走。

原來她們以為那班強盜是神仙的使者,安心隨著他們走。走了許久,二人被領到一個破窯里,那里有一個人看守著她們,那班人又匆忙地走了。麟趾被日間遊山所受的快活迷住,沒想到也沒經歷過在那山明水秀的仙鄉會遇見這班混世魔王。到被囚起來的時候,才理會她們前途的危險。她同宜姑苦口求那人憐恤她們,放她們走。但那人說若放了她們,他的命也就沒了。宜姑雖然大些,但到那時,也恐嚇得說不出話來。麟趾到底是個聰明而肯犧牲的孩子,她對那人說:“我家祖父年紀大了,必得有人伺候他,若把我們兩人都留在這里,恐怕他也活不成。求你把大姐放回去吧,我寧願在這里跟著你們。”那人毫無惻隱之心,任她們怎樣哀求,終不發一言,到他覺得麻煩的時候,還喝她們說:“不要瞎吵!”


丑時已經過去,破窯里的油燈雖還閃著豆大的火花,但是燈心頭已結著很大的燈花,不時迸出火星和發出畢剝的響,油盞里的油快要完了。過些時候,就聽見人馬的聲音越來越近,那人說:“他們回來了。”他在窯門邊把著,不一會,大隊強盜進來,卸了贓物,還擄來三個十幾歲的女學生。

在破窯里住了幾天,那些賊人要她們各人寫信回家拿錢來贖,各人都一一照辦了,最後問到麟趾和宜姑,麟趾看那人的容貌很像她大哥,但好幾次問他叫他,他都不大理會,只對著她冷笑。雖然如此,她仍是信他是大哥,不過仙人不輕易和凡人認親罷了。她還想著,他們把她帶到那里也許是為教她們也成仙。宜姑比較懂事,說她們是孤女,只有一個耳聾的老祖父,求他們放她們兩人回去。他們不肯,說:“只有白拿,不能白放。”他們把贓物檢點一下,頭目叫兩個夥計把那幾個女學生的家書送到郵局去,便領著大隊同幾個女子,趁著天還未亮出了破窯,向著山中的小徑前進。不曉得走了多少路程,又來到一個寨。群賊把那五個女子安置在一間小屋里。過了幾天,那三個女學生都被帶走,也許是她們的家人花了錢,也許是被移到別處去。他們也去打聽過宜姑和麟趾的家境,知道那聾老頭花不起錢來贖,便計議把她們賣掉。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