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普通的文人,洗桑拿的機會似乎是不多的。當然,今天的文人圈兒已絕非是昨天的文人圈了,也分三六九等了,貧富之間的差別好像也日趨懸殊。對富人來說,洗洗桑拿,畢竟是一件小事情。對相當多的窮文人來說,消費這樣的瀟灑,消費這種別樣的裸體,還不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記得曾和黑龍江的一位記者閑話,話題拐上了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作家,或者是一個富作家,都需要具備一些怎樣的條件。我還記得我是這樣說的,一是要有文氣,天生就是一個文人。二是要有靈氣,寫得不呆傻。三是要有才氣,寫得頑皮而且機智。四是要有志氣,沒志氣怎麼行呢?五是要有元氣,身板不好,天才早夭,其文將何以堪呢。六是要有運氣,縱觀古今,生不逢時,懷才不遇的民間文士也是大有人在的。這幾氣都具備了,錢自然就來了,洗桑拿的事,不足掛齒。 

這次所以有機會去北京,並且到北京戒臺寺的牡丹院小住一回,是仰仗黑龍江的一個哥們兒老邱給搭的橋兒,借口是寫一個很有錢的企業家,盡管那個年輕的企業家絕沒有讓我們寫的意思,就是給我開個方便,讓哥幾個免費玩一回,吃一吃,瀟灑瀟灑——這個年輕人曾也是一位很窮的人,他對窮,有很刻骨的體會。

 

我們被安排住在戒臺寺的牡丹院。這本身就是一種光榮感、滋潤感和小人得志感。牡丹院曾經是大清國恭親王住過的地方,也叫”慧聚堂”。住進去有一種皇親的享受。 

北京的戒臺寺建在馬鞍山的山腰上,為中國”三大戒臺”之首。佛子們稱它”天下第一臺”。牡丹院里的牡丹,像名貴的綠牡丹和黃牡丹,都有好幾百年的高齡了,牡丹院也因此得名了。那位年輕的企業家,就住在這里。他曾對一位中央首長講,他要自己出錢,將戒臺寺”文革”中燒毀的羅漢堂、千佛閣,重建。首長笑了。 

牡丹院的建築格局看上去也沒逃出北京四合院的建築模式,只是又彌漫了些許江南園林建築的氛圍。逡巡四周,有北房五間,東西廂房各三間。帝王的氣魄還是有的。

 

我住在西廂房,和我的小女兒住在一起,說句高雅的話,是讓她領略一下中國建築藝術、寺院文化和宮廷生活的側影。

老邱和另外的一個文士,住在東廂房,與西廂房隔著院子里的太湖石假山。

戒臺寺入了夜,又趕上停電,東西廂房只好點上蠟。這樣對體會恭親王坐禪入道,夜讀吟詩,就有身在清朝的戒臺寺里的感受。

沒有燈火的戒臺寺,四野是極黑的,稠墨樣地黑。推想古僧上山或下山,恐怕得找紙燈籠罷(恭親王也不例外)。

戒臺寺是古國給名僧受戒的最高寺院。在這里受過戒的僧人,相當於現在的博士後(可能還要高一些,實惠一些)。大寺院,房間櫛比鱗次,從容大度,古色古香,成一組永恒的古文化景觀。所有房上的瓦都由一些方型的青石片交錯搭成的,獨特得很。在國內也不可多得。

普天之下都知道戒臺寺有五大名松(臥龍松、自在松、梅花松、九龍松、抱塔松),頗富盛名。每一棵名松都倚壁淩云,張牙舞爪,十分傲氣,有帝王之相。乾隆爺的詩云:


老幹棱棱挺百尺,緣何枝搖本身隨?咄哉誰為攀其領,千動萬絲因一絲。


幾位住在這里,吃得居然也滋潤也別致,像鹿肉絲,麅子肉,滋味古怪的小窩頭,緣是上品,價格昂貴。幸好不用文士花錢,吃起來心里沒障礙。

那位年輕的企業家和我聊得頗為投機。說實話,我最欣賞年輕氣盛、以致盛氣淩人的漢子。我總覺得這是一種氣勢,是一種大美,一種能夠成就大事的標誌。營營茍茍,欲言又止,顧左右而言他,沒啥出息。

這位年輕的企業家笑著問我還有什麼要求,我說就兩條,一是想享受享受。二是我的小丫頭沒坐過飛機,回去時,您就按照首長的待遇給安排一下。

他想了想,說,這樣子罷,先領幾位去吃一頓地道的風味,你準喜歡,然後,洗洗桑拿。我也陪你們去。

我笑著說,我們哈爾濱有句笑話,講”桑拿”的意思,就是商量著把你拿下。他聽了,哈哈大笑。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