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聽了他的問,像很興奮地帶著笑容望著他連連點頭說:“不錯,不錯,她戴的是紫色眼鏡。原來先生也認識她,陳姑娘。”她又低下頭去,接著說補充的話:“不過,她晚上常不戴鏡子。她說她眼睛並沒毛病,只怕白天太亮了,戴著擋擋太陽,一到晚上,她便除下了。我見她的時候,還是不戴鏡子的多。” 

“她是不是就在社會局做事?” 

“社會局?我不知道。她好像也入了什麼會似的。她告訴我從會里得的錢除分給我以外,還有兩三個人也是用她的錢。大概她一個月的入款最少總有二百多,不然,不能供給那麼些人。”

 

“她還做別的事麼?” 

“說不清。我也沒問過她,不過她一個禮拜總要到我這里來三兩次,來的時候多半在夜里,我看她穿得頂講究的。坐不一會,每有人來找她出去。她每告訴我,她夜里有時比日里還要忙。她說,出去做事,得應酬,沒法子,我想她做的事情一定很多。” 

可為越聽越起勁,像那老婆子的話句句都與他有關係似的,他不由得問:“那麼,她到底住在什麼地方呢?”

 

“我也不大清楚,有一次她沒來,人來我這里找她。那人說,若是她來,就說北下窪八號有人找,她就知道了。” 

“北下窪八號,這是什麼地方?” 

“我不知道。”老太太看他問得很急,很詫異地望著他。

 

可為楞了大半天,再也想不出什麼話問下去。 

老太太也莫名其妙,不覺問此一聲:“怎麼,先生只打聽陳姑娘?難道她鬧出事來了麼?” 

“不,不,我打聽她,就是因為你的事,你不說從前都是她供給你麼?現在怎麼又不供給了呢?”

 

“嗐!”老太太搖著頭,摣著拳頭向下一頓,接著說:“她前幾天來,偶然談起我兒子。她說我兒子的功勞,都教人給上在別人的功勞簿上了。她自己的事情也是飄飄搖搖,說不定哪一天就要下來。她教我到老人院。去掛個號,萬一她的事情不妥,我也有個退步,我到老人院去,院長說現在人滿了,可是還有幾個社會局的額,教我立刻找人寫稟遞到局里去。我本想等陳姑娘來,請她替我辦,因為那晚上我們有點拌嘴,把她氣走了。她這幾天都沒來,教我很著急,昨天早晨,我就在局前的寫字攤花了兩毛錢,請那先生給寫了一張請求書遞進去。”

 

“看來,你說的那位陳姑娘我也許認識,她也許就在我們局里做事。 ” 

“是麼?我一點也不知道。她怎麼今日不同您來呢?” 

“她有三天不上衙門了。她說今兒下午去,我沒等她便出來啦。若是她知道,也省得我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