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面上也開始化雪了。格拉的破鞋子里灌滿了水。兩隻破鞋子在街上,在斑斑駁駁的雪中像兩隻鴿子咕咕叫喚。 

車軲轆在身後吱吱作響。 

兩個孩子把架子車和車上的大米停在飯館門口。周圍是滿鎮子的水聲。鎮子上彌漫著稀薄的水的味道。陽光也似乎變得稀薄了。

 

飯館里空空蕩蕩,胖廚師坐在竈火前打盹,他頭也不擡,說:“吃飯還早。”“我們,我們有五塊錢。”他擡起頭,看見是兩個娃娃:“不是從家里偷來的吧。”“怎麼會,”格拉說,“我們來換大米。我們還帶了酒呢?”“糧票呢?”“沒有,我們那麼多米,換你飯不行嗎?”廚師想想:“一斤給我一毛柴火錢。”“好吧。”格拉大大咧咧地說。 

“好吧,”廚師說,“看你(格拉)的牙齒,你(次多)的眼睛就知道你們都是誠實的孩子。過一個鐘頭來,車子我看著。”離開的時候,廚師還在嘮叨:“可要早點回家,夜里上了凍,什麼東西都要邦邦硬了。你們阿媽肯定不要你們邦邦硬躺在路上。”格拉捂住嘴笑:“嘻……嘻嘻。”“這有什麼好笑。”“你從牙齒能看誰誠實還是不誠實。”次多仰頭想,使勁想,也想不出來這有什麼好笑:“你的牙齒比雪還白。”格拉更是笑個不停。

 

進了百貨公司,格拉仍然在笑。對寬大的鏡子和所有能映出面孔的嶄新晶亮的器皿做著鬼臉笑。弄得次多不斷伸手牽扯他的衣角。 

他們開始花錢了。 

次多在文具櫃臺前站住了。隔著玻璃是一櫃子樂器,中間一大盒紫色的竹笛。次多的腰就彎下去,鼻尖一直碰到玻璃上。高懸的熒光燈在頭頂嗡嗡作響,那光芒非常類似於雪的光芒。紫竹笛在這種燈光下閃爍的已非人間的光亮。次多喜歡吹笛子,他熟悉各種鄉間民歌的曲調。但他那支笛子已經開裂了。村里會做笛子的那個老人也已經死了。格拉就給次多買下了一支。用了一塊三毛錢。因為他看到夥計眼中那支笛子閃閃發光。

 

次多說:“笛膜。”聲音很小。格拉聽到了,又為他買了笛膜和一束紅色的絲線穗子。 

“我記住,一塊六毛了,我要還。”格拉用力拍拍次多的肩膀:“你的眼睛要漏水了,夥計。我阿媽說好人就是這個樣子的。”“你阿媽真好,格拉。”格拉又捶比自己長得高大結實的次多一拳頭。格拉於是豪興大發,在下一個櫃臺前買了一個熏魚罐頭,一聽番茄醬和一些水果糖,走到街上,他們一分錢也沒有了。

 

在飯館里,他們對胖廚師說:“明年再來吃你的飯吧。”廚師說:“今年要不要喝口熱湯。”次多趕在前頭說:“不要。”離開時,胖廚師用勺子敲得鐵鍋叮噹叮噹響。 

路上的雪已經化盡,到處是明亮的水窪。每個水窪里都有一角天空,或是一片雲彩。原來天空可以分開,也可以拼合攏來。

 

“要是碰到鎮上的娃娃,跟不跟他們打上一架。次多?”“他們在學校里呢。”“我是說怎麼碰不到這些兔崽子。”“我餓了。” 

離開鎮子不久,他們就找到一個乾爽的地方。他們停下車,用石頭支住輪子。坐下來開始午餐了。

 

他們先把罐頭上的包裝紙細心地剝下來。上面,將要入口的東西畫得那麼鮮艷漂亮,那麼清新誘人。 

裝魚的玻璃瓶用石頭砸開。次多則用刀子戳裝番茄醬的鐵盒子。 

格拉說:“酒。”次多就用牙撕去玻璃紙封,拔出軟木塞子。

 

“先吃魚。”次多立即就伸手抓魚。 

“嗨,不忙。洗手。吃好東西的時候我阿媽都要叫我洗手。吃完,她就可以叫我,格拉,我的小狗,舔舔沾在爪子上的油水。”兩個人就在石縫中,樹陰下找殘雪搓手。吃完魚,酒也幹掉了一半。他們像大人一樣對著瓶口喝,故意把瓶子舉得很高,看陽光使酒產生新的色彩,聽酒在瓶子里叮咣叮咣。酒的味道和魚的味道都非常之好。好得來不及仔細品嚐。 

而番茄醬就不怎麼樣了。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