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譚因首先恢復鎮靜,他說了一聲:“夥計,打擾。”算是招呼,但是卻沒有跨出步子做任何動作,他看著這軟禁犯,看得有點傻了。 

這囚犯的確不像囚犯,那身西裝是很少人才相配的乳白色,使他很寬的肩膀更加挺拔,鼻梁直正,本來有點柔順的臉形顯得颯然英氣,頭髮是精心修剪過的,額前有幾綹髮絲略顯亂,反而自然灑脫。 

“請便。”那囚犯臉無表情地說,聲音有磁性,很動聽。他只說了一句,便轉過頭。 

譚因還是站著沒動彈,楊世榮走上前去,關上那邊門。通他房間這邊的門卻開著,也算保持一點防範。“洗澡聲音小點,”他叮囑道。

 

 

譚因自嘲地笑著說:“不就春光乍泄了嗎?躲什麽?”他站進白瓷缸里,動作有點笨拙,但馬上找到了塞子。找到了冷水熱水如何調節,就開始放水,龍頭開得大,水嘩嘩地響。 

“不知分寸!”楊世榮生氣地說。 

水聲太響,譚因根本沒有聽見他的話,兀自一個人在澡盆里享受。

 

楊世榮心里惱火,剛才賀家麟什麽都看見了。他清雅,我汙濁;他文明,我野蠻;我是粗野丘八,他是天潢貴胄;他雄姿英發,頂天立地為國家,我下賤末流,服侍老板的料子;他是國統正朔,我是偽逆附敵——這比下去還有個完嗎? 

賀家麟掉頭那刻,眼角掃著他時,那份輕蔑,他並不陌生。他早就讀懂這位紳士表面客客氣氣的眼光:“偷雞摸狗。” 

此人絕頂聰明,一點即透。不用說,這之前他楊世榮早就露了馬腳,他看著我露,還故意差辱我,甚至有意幫我掩飾一下,好像他是看守,我反而是囚犯,兩把椅子現在調轉了。

 

他不是惱火,而是非常惱怒:這種參謀部里劃沙盤的人物,恐怕一滴汗也沒灑到戰場的血泥里。我打日本人時他在哪里?恐怕他根本沒有打過一槍:做做外交武官,總統夫人副官,跟美國人套幾句洋文,訂個軍火協議。而就該我們這種人做棋盤上的卒子:一百萬士兵在丹陽遭轟炸被坦克輾平,在南京被追捕槍殺,在戰壕里挨餓餵蚊子虱子,在泥水血漿里泡了全身濃瘡。而他在哪里?這些公子哥兒自以為羽扇綸巾的周郎,當然正與大喬小喬在舞廳丟媚眼! 

白蘭地就喝了兩杯,怎麽頭有幾分重,洋酒喝上去舒舒軟軟,卻照樣性烈,他還不適應。墻上是一幅洋人畫的馬,四蹄躍起,上面騎一個碧眼高鼻的大將軍,手里拿著一個單筒望遠鏡,頭戴船形帽。或許是這個英國原房主的先祖,連祖宗都肯留下賤賣了?也未免太識時務了!他自然明白:不是由於這個特殊局面,哪輪得上他來住這種滬西小洋房?

 

這本不是他的天地,所以住進來,他從未有過一點興奮,且別說是為了看守人。 

浴室里傳出什麽摸來摸去的小調,譚六那個瘋勁兒,給了賀家麟一個笑柄。真是個地道的上海小流氓!他眉頭一皺:當初他在街邊遇見譚因時,譚因還是個髒臭孩子,不知爹媽是誰,家住哪里。一個小癟三,卻知道跟在他的身後走,也幸虧老板吳世寶買他的帳,給他楊世榮一個臉,讓這臭東西留下來,跟在他後面做跟班的跟班,跑差的小夥計。不到兩年,什麽都學會了,什麽都認為該他有份,已經張狂得可以了。

 

但還只是一個偷雞摸狗之徒。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