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4)

這裡使我們記起一個還應當提到的人,這人就是蔣光慈。這人在小說與 詩創作上,都保留到創造社各作家的浪漫派文人氣息。他從不會忘記說他是「一個流浪文人」,或「無產詩人」這種「作家」的趣味,同長虹陷在同一境遇裡去了。

長虹在「天才」意識上感到快樂,誇大,反而使自己縮小了。蔣光慈在他作品成績 上,是否如他朋友感到那種過高估價,是值得商討的。書賈善湊熱鬧,作者復敏於 自炫,或者即所謂海上趣味的緣故,所以詩的新的方向,蔣光慈無疑可說是個革命 詩人。或者胡也頻可以有更好成就,因為新的生活態度的決定,較立於頑強樸素一 方面。

 

總起來說,是這樣:
 

第一期的詩,是當時文學革命的武器之一種。但這個武器的鑄造,是在舊模中 支配新材料,值得說的是一本《嘗試集》,一本《劉大白的詩》,一本《揚鞭集》。 另外在散文中改造詩,是一本《過去的生命》。另外在散文上幫助了發展,就是說 關於描寫的方法,繁複,是《西還》同《草兒》。要明白關於形式措詞的勇敢,是 《女神》同《渡河》。 

第二期的詩,在形式技巧上算完成了。《草莽集》,《死水》,《志摩的詩》, 是三本較完美的詩。韋叢蕪的《群山》,寫故事詩明白婉約,清麗動人,且是中國 最長之敘事抒情詩。馮至的《昨日之歌》,年青人熱情與憂鬱,使作風特殊不同。 于賡虞詩選的《晨曦之前》,悲哀沈痛,病的狂癇氣氛,充滿了作品。

 

李金髮的《微雨》,從文言中借來許多名詞,補充新的想像,在詩中另成一風 格。若欲知道散文詩這一名稱所賦的意義,是《過去生命》那種詩體裁以外的存在, 則焦菊隱的《夜哭》可以說明。 

第三期的詩,一種是石民的《良夜與惡夢》,胡也頻的《也頻詩選》,可以歸 為李金髮一類。 一種是邵洵美的《花一 般罪惡》,劉宇的《沈澱》,可以歸為徐志摩一類。另外就是新方向的詩歌,如戴望舒、蓬子之詩,在文字上找尋象徵的表現方法。或從蘇俄歌頌革命的詩中,得到啟示,用直截手段,寫對於革命希望和要 求,以及對現世否認的詩歌,有蔣光慈的《戰聲》同其他集子。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