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紛紛的下著,陰風陣陣掠過野冢,我的骨骼在野冢上直挺地躺著。

光已經從世界上滅絕,我的骨骼已經不發白色。

我這樣死著,

在空虛裏,在死寂裏,在漆黑裏死著。

唉唉,我的骨骼怎的又在微微嘆息了!

唉唉,我的心火怎的還沒有滅盡呢!

唉唉,它在裏面又燃起了!

唉唉,又燃起了,綠綠的灼火又然起了!

司光的神不能滅熄我的心頭的殘燼,綠綠的灼火又照亮了我的心的王國。

在這王國裏,好像初次幽會似的,我的靈魂緊緊地擁抱著我心愛地情人,她曾白白地葬送了我的青春;

在這王國裏,我又覓得我空灑了的眼淚,我失卻了的力量,我壓死了的熱情,我的幻夢,我的青春,我的詩歌,我的雄心,——

這一切都齊整的羅列在愛的祭壇上,下面架著澆過油的柴火,當中鋪著一個蒲團,——我知道,這是專等著我的靈魂的到臨。

我的靈魂到蒲團上虔誠的跪下,柴火在下面燃燒著,我的詩歌在壇上嗚咽地奏著,我的情人在壇上輕盈的舞著,

我的眼淚,我的力量,我的熱情,我的幻夢,我的青春,我的雄心,……同在這火光中舉行了葬禮。

火焰燒遍了愛的祭壇,火焰燒遍了心的王國。……

但這只是綠綠的灼火。

——你又來了麼,司光的神?我說。你這是第幾次了?

——你知道,司光的神說,我並不是情願這樣的。 

——滅不了的是我的心頭的殘燼,你何必使我的靈魂反復忍受烈焰燃燒的慘刑! 

——你的罪孽太深了。 

狂風吹滅了我的心頭,急雨澆熄了它的殘燼。 

——它將不再燃起了,司光的神說。 

——你這話說過幾次了?我問。 

我的心頭暫得一陣莫名的清冷。 

細雨紛紛的下著,陰風陣陣掠過野冢,我的骨骼在野冢上直挺地躺著。 

光已經從世界上滅絕,我的骨骼已經不發白色了。 

我這樣死著,—— 

在空虛裏,在死寂裏,在漆黑裏死著。 

唉唉,但願我的心火不再從骨骼中燃起了! 

但願我的心頭的綠綠的灼火不再從骨骼中燃起了!

1926年2月17日晚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