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大地的階梯》序(4)

成人之後,我常常四出漫遊。有一首獻給自己的詩就叫做《三十周歲時釋遊若爾蓋大草原》。 

記得其中有這樣的句子:

 

我們嘴唇是泥, 

牙齒是石頭, 

舌頭是水, 

我們尚未口吐蓮花。 

蒼天啊,何時賜我最精美的語言。

 

今天,當我期望自己做出深刻生動表達的時候,又感到自己必須仰仗一種非我的力量。在歷史上,每一個有學識的僧人在開始其著述時,都會向四方的許多神佛頂禮。比如藏族歷史上最具批判性的更敦群培在《智遊佛國漫記》中,開篇就“虔誠地向正等覺世尊之足蓮叩拜”。所謂足蓮是藏語裏一種修辭格,就是把世尊的足喻為蓮花。這樣叩拜的目的,也無非“敬祈賜予保佑”’保佑著作者能夠:

 

深邃智慧之光輪驅除世間迷惑, 

恬靜解脫之定足鎮壓三界頂部, 

具有未染戲論浮雲凈空之胸懷, 

眾生之祥瑞太陽賜汝圓滿之雨露!

 

位高權重的五世達賴在其巨著《西藏王臣記》的開篇也是這樣祝頌:

 

那整齊的花蕊,似青年智慧,銳如鐵釣,刺入美女的心房。 

自在地洞見諸法的法性,顯現在大圓鏡上。 

明效大驗,顯示出一幅梵凈歌舞的景象。

 

能做這樣的加被者——文殊師利,原我莊嚴的喉舌成為語自在王。 

然後,他轉而向詩歌與文藝女神繼續祝頌:

 

乍見美妙喜悅的尊顏,疑是皎潔的月輪出現。 

你那表示消除一切顛倒與惶惑的標誌 

是你那如藍吠琉璃色彩般長懸而下垂的髮辮。 

妙音天女啊!願我速成語自在王那樣的智慧無邊!

 

“語自在”,從古到今,對於一個操持語言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時刻理想著的,卻又深恐自己難於企及的境界。 

現在,雖然全世界的人都會把藏族人看成是一個誠信教義,崇奉著眾多偶像的民族,但是,作為一個藏族人如我,卻看到教義正失去活力,看到了偶像的黃昏。

 

那麽,我為什麽又要向非我力量發出祈願呢?因為,對於一個漫遊者,即使我們為將要描寫的土地給定一個明晰的邊界,但無論是對一本書,還是對一個人的智慧來說,這片土地都過於深廣了。江河日夜奔流,四季自在更替,人民生生不息,所有這一切,都會使一個力圖有所表現的人感到膽怯甚至是絕望。第二個問題,如果不是神佛,那這非我力量所指又是什麽?我想,那就是永遠靜默著走向高遠階梯一般的列列群山;那就是創造過,輝煌過,也沈淪過,悲愴過的民眾,以及民眾在苦樂之間延續不已的生活。 

現在,我把這本漫遊的記錄,以及更多的漫遊中的回憶奉獻在你面前。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