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4.3

感性的升華叫做愛,它是對於基督教的偉大勝利。另一種勝利是我們的敵意的升華。這就是深深領悟擁有敵人之價值,簡言之,行動和推論一反從前之行動和推論。教會在一切時代都想消滅它的敵人;我們這些非道德主義者和反基督徒卻以為,我們的利益就在於有教會存在……現在,政治上的敵意也有所升華,——明智得多,審慎得多,寬容得多了。幾乎每個政黨都明白,為了保存自己,反對黨應當有相當力量;這一點適用於大政治。特別是一個新的創造物,譬如說新的國家,需要敵人甚於需要朋友:在對立中它才感到自己是必要的,在對立中它才成為必要的……我們對待“內心的敵人”並無不同,在這裏我們也使敵意升華,在這裏我們也領悟其價值。一個人只有充滿矛盾才會多產;只有靈魂不疲沓,不貪圖安逸,才能永保青春……沒有什麽比從前那種但求“靈魂寧靜”的願望,那種基督徒式的願望與我們更加格格不入的了;沒有什麽比道德的母牛和良心安寧的肥膩福氣更不叫我們眼紅的了。誰放棄戰鬥,他就是放棄了偉大的生活……在許多場合,“靈魂的寧靜”無疑只是一種誤解,——是不會誠實地給自己命名的別的東西。不繞彎子、不帶偏見地說,有這樣一些情形,譬如說,“靈魂寧靜”可以是一種豐盈的動物性向道德(或宗教)領域的溫柔發泄。也可以是疲憊的開始,是傍晚、形形色色的傍晚投下的第一道陰影。也可以是空氣濕潤、南風和煦的標記。也可以是不自覺地為消化良好而心懷感謝(有時美其名日“博愛”)。也可以是病愈者的沈靜,他重新品味萬物,心懷期待……也可以是跟隨在我們佔支配地位的激情的一次強烈滿足之後出現的狀態,一次罕有的飽足的舒適感。也可以是我們的意志、我們的嗜欲、我們的罪惡的衰老。也可以是懶惰在虛榮心引誘下披上道德的裝飾。也可以是在一種模糊狀態的長期緊張和折磨之後,出現的一種明確狀態,哪怕是可怕的明確狀態,也可以是行動、創造、勞作、意願之成熟和熟練的表現,是平靜的呼吸,是已經達到的“意志的自由”……偶像的黃昏:誰知道呢?或許它也只是一種“靈魂的寧靜”……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