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崗〈西湖:旅遊者符號〉(3)

2.1 親身體驗

旅遊者符號實踐建立在其臨場身體體驗的基礎之上。

時任杭州通判的蘇軾在親身體驗的基礎上,感悟到杭州西湖的晴天水光瀲灩,好比濃妝的西子,而雨天則山色空蒙,好比淡妝的西子,於是才創作了《飲湖上初晴後雨》。

親身體驗不僅是杭州西湖“西子”符號產生的根源,而且也是後來旅遊者符號實踐的前提,包括兩層含義:其一是臨場感。離開慣常環境,身臨杭州西湖現場賦予了旅遊者特殊的心理感受;其二是具身化體驗(embodied experience)。旅遊者能夠綜合運用身體的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甚至第六感) 感知杭州西湖,為杭州西湖“西子”符號的進一步檢驗、深化和再創造做好準備。


2.2 符號檢驗


旅遊者並不總是符號的被動接受者。追求真實性的旅
遊者,通過親身體驗對旅遊符號進行檢驗。盡管蘇軾詩已經深入人心,歷代西湖遊覽者並不是被動地接受杭州西湖的“西子”符號,而是一次又一次地將其運用到實踐中去,以檢驗其真實性。正是因為如此,南宋江湖詩人武衍才發出感慨:“除卻淡妝濃抹句,更將何語比西湖?”點出了蘇軾將西湖比作西子的恰到好處。同時代著名詩人陸遊更是對雨天淡妝西子的比喻大加贊賞,其在《真珠園雨中作》中指出“坐誦空蒙句,予懷玉局仙 ”,並認同微雨中西湖是“猶得西施作淡妝”(《湖中微雨戲作》)。當然,符號檢驗也有不通過的時候。南宋詞人盧炳《驀山溪》中詞句“淡妝西子,怎比西湖好”,則點出了作者與蘇軾的不同觀點。


2.3 符號深化


旅遊符號實踐者在符號檢驗的基礎上進行符號深化。
符號深化是指旅遊者通過親身體驗,挖掘出符號能指與所指(如本文案例中的西湖與西子) 之間的更多相似性。南宋詞人劉過在《沁園春·寄稼軒承旨》詞中,“坡謂西湖,正如西子,濃抹淡妝臨照臺”詞句增加了“照臺”要素,進一步強調西湖之美堪比正在化妝中的西子。明代詩人聶大年詩作《西湖十景》中也提到“雨宜晴宜晚更宜,西湖端可比西施”,指出不僅雨天和晴天,傍晚的西湖比作西子更加合適。明代著名西湖詩人張岱《西湖》詩中“追想西湖始,何緣得此名。恍逢西子面,大服古人評。冶艷山川合,風姿煙雨生……。問誰能領略,此際有髯蘇”詩句更是深度刻畫了杭州西湖與西子的相似之處。


2.4 符號再創造


旅遊符號實踐者對旅遊符號進行再加工,賦予其新的
內涵。經過歷代文人墨客持續的符號檢驗和深化,“西子”符號已經成為古今中外無數旅遊者關於杭州西湖的重要文化想象。然而,在特定時空背景下,旅遊者特殊人生經歷必然賦予杭州西湖以特別的文化內涵,從而導致“西子”符號的再創造。通常,“西子”符號代表了中國古典美女形象。晚清打趣詩“欲把西湖比西子,於今西子改西衣” [2]則描述了特殊時代背景下,杭州西湖“西子”符號增添的新文化內涵。


2.5 動態演進


旅遊者符號實踐並非一蹴而就,而是建立在符號記憶基礎上的動態演進過程(圖1):① 符號想象由不同主體(政府、開發商、媒體、旅遊者、居民等)、不同途徑(宣傳手冊、廣告、報刊、書籍、網絡、博客等)、不同方式(話語、圖片、影像、身體等) 的符號敘事社會建構而成;② 通過符號想象,旅遊者形成一定的符號記憶;③ 旅遊者依據其符號記憶開展符號實踐,產生新的符號敘事(如遊記、口碑);④ 借助敘事更新,符號想象實現再生產,並引發新一輪的旅遊者符號實踐。

雖然古代傳播媒介發達程度,
遠比不上現代社會,杭州西湖的“西子”符號想象,由蘇軾等人的詩詞社會建構形成以來,也正是通過一代又一代旅遊者,不斷的符號敘事和符號實踐,才形成今天豐富而深刻的文化內涵。

圖1 旅遊者符號實踐的動態演進過程
Fig.1 The Dynamic Evolution Process of the Tourist Semiotic Practice


註[2] 吳晶.西湖詩詞[M].杭州:杭州出版社,2005:11-18.

原題〈旅遊者符號實踐初探——以杭州西湖“西子”詩詞為例〉

(本文作者陳崗單位:杭州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杭州311121)

原載 2015 年第5 期總第145 期人文地理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