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崗〈西湖:旅遊者符號〉(4)

3 旅遊者符號實踐的理論支撐

旅遊者符號實踐,是典型的跨學科研究領域,涉及到旅遊學、社會學、符號學、地理學、文化學、歷史學、管理學等諸多學科的相關理論。本文只探討與旅遊者符號實踐直接相關的三大理論支撐:符號學理論、實踐理論和(身體) 現象學理論。


3.1 符號學理論


通常認為現代符號學的兩大流派,分別是索緒爾的語言
符號學(結構主義符號學) 和皮爾斯的一般符號學,前者側重符號的意指與交流層面,後者側重符號的認知與思維層面[39]

索緒爾把語言符號分為能指(signifier)所指(signified)兩部分,前者指符號的音響形象,後者是指符號所表達的概念[40]。後來經過羅蘭·巴特等人的推廣,索緒爾的符號學被廣泛用於文化現象的分析,其中“能指”可以理解為符號載體,而“所指”可以理解為文化意義[41]

如圖2 上
部分所示,在比較杭州西湖與西施之美的相似之處時,“西湖”和“西子”均可以運用索緒爾符號學加以分析:杭州“西湖”符號的能指為西湖的物質載體,所指為西湖之美;而“西子”符號的能指為西子本人,所指為西施之美。

方面,西湖與西施同有一個“西”字,在音響形象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另一方面,西湖的水之美與西子的女性之美的關聯,也符合人們對自然的審美意趣。正是由於西湖與西施之間的這種相似性和關聯性,杭州“西湖”符號與“西子”符號之間就天然地存在一定的符號聯系。


皮爾斯將符號分為代表物(representamen)、對象(object)
和解釋項(interpretant) 三部分,三者之間的關係也被稱為符號三角(semiotic triangle)

根據錢德勒(Chandler)
的解釋,皮爾斯符號的“代表物”和“解釋項”,分別類似於索緒爾符號的“能指”和“所指”,因而可以看成一個索緒爾符號[42]。其符號中的“對象”則可以看成一個線索,提示“代表物”與“解釋項”之間的聯系。

自從蘇軾
將杭州西湖之美與西子之美聯系起來以,杭州“西湖”便與“西子”一同構成了皮爾斯“符號三角”中的兩角(圖2下部分)。其中,“西湖”用來指代“西子”,即旅遊者對杭州西湖(代表物) 的美學特征(解釋項) 的獲得可以借助於西子(對象) 的形象。


相比索緒爾的語言符號學,皮爾斯的一般符號學具有
循環解釋的能力,這也是該符號學更加具有靈活性和一般性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說,由於蘇軾詩的緣故,不僅可以用“西湖”來指代“西子”,同樣也可以用“西子”來指代“西湖”。這樣,“西子”就成了關於杭州西湖的品牌符號。

隨著杭州西湖在國際範圍內影響力的不斷增大,“西子”也成為各大商家(特別是杭州本土商家) 奮力爭奪的品牌資源。據筆者的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酒店、電梯、時裝、攝影、門窗等行業的企業單位,註冊並運用了“西子”相關品牌。

                 圖2 旅遊者符號實踐示意圖 Fig.2 Schematic Plot of the Tourist Semiotic Practice


旅遊者符號實踐可以看成是,索緒爾符號與皮爾斯符號
之間的溝通和聯系(圖2 中間部分)。索緒爾符號學分別解釋了,杭州“西湖”與“西子”符號,二者因為所指(即西湖之美與西施之美) 的相似性從而具有天然的聯系。

皮爾
斯符號學將“西湖”與“西子”符號聯系在一起,用西子之美來解釋西湖之美。旅遊者符號實踐則是指旅遊者在親身體驗的基礎上,充分比較“西湖”符號與“西子”符號(索緒爾符號) 之間的相似之處,從而驗證並重新闡釋二者之間的可解釋性(皮爾斯符號)。

原題〈旅遊者符號實踐初探——以杭州西湖“西子”詩詞為例〉

(本文作者陳崗單位:杭州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杭州311121)

原載 2015 年第5 期總第145 期人文地理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