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之光:解構與生成—後現代哲學從德里達到德勒茲(2)

柏拉圖說,知識是靈魂的回憶,文字使記憶力衰退,文字是蠱惑心靈的危險的毒藥。德里達說,“毒藥”這個是說明什麽呢,這有兩個意思,一個是“毒”,一個是“藥”。你不能說它沒有作用,它還有藥的作用啊。

像盧梭這類人也有這個特點。盧梭是本源的哲學家,他推崇自然狀態,他說,“語言的狀態是口語,寫作是文明的產物,是對源初的口語的補充,而文字的補充不過是多餘的附加,是自然狀態的墮落”。盧梭認為,自從有了文字之後,自然反而沒有了,文字只不過是補充而已。

 

在西方里面有些人特別喜歡自然的純樸的、而又是本真的生活。我認識一個德國人,叫馬丁,他很不喜歡城市里的生活,他最喜歡在最邊遠的小山村里面呆著,這往往是徹底工業化時代,現代化以後,人的自身就沒有了,人又想回到最原始的生活。

在西方發達國家,反而呆在城市里的人那是最窮的窮人,有一點錢的人,都到農村去了,都到郊區去了,當然他們的農村和郊區並不像我們這里是落後的象征,反而是一種高貴的象征。

 

很多城市的晚上,都是死城,在美國很多很多城市,晚上大街上看不到人,密西西比州的首府傑克遜,我們幾個到街上去逛,只發現一個黑人警察,除此之外,啥也沒有,這個城市給人的感覺就是那麽荒,我說,美國怎麽搞成這個樣子呢?

 

城市怎麽沒人,我們那個城市多麽熱鬧啊,可是美國就是這樣,他說,美國有很多很多的城市晚上都沒有人。一下班,他們開著車到田野里去了,有一種追求自然的本原的生活狀態。

 

我們很多中國人好像感覺農村的生活很落後什麽的,其實這種生活,你要是發達了以後,這種生活才是真正的田園生活,才是理想的生活,因為它接近自然,親近土地。你住在高樓里面的話,一開始在農村這高樓多好啊,可是住久了以後,你覺得這高樓還好嗎,那不就是水泥房子把你關起來了,關起來了以後,你再也見不到田園了。

現在城市里的小孩很可憐的,他就像個被水泥房子關著的老虎,也接觸不到別的人,要不家里有個電腦,玩著手機就是這樣生活著,這種生活其實已經被異化被馴化了,它已經失去了人的最原本的東西。

 

我的孩子每隔一段時間,我都讓他回到農村去,他就像兩個人一樣,在城市里像只溫順的小羊,狹小而憋屈,時常鬧人而壓抑;可是回到了農村廣闊天地後,人就像一隻小狼,奔跑在田野里,無拘的玩耍,精神面貌為之一振,身體也長得壯實,就像是回到了自然的懷抱。

我認為,這批後現代主義的大師,骨子里面攻擊的現代社會是有道理的,它有一種浪漫主義的色彩在里面,也有一種人性的光輝在里面。工業化、人口爆炸、城市化、所謂繁華,最後的結果是什麽,是好的結果還是不好的結果?

 

2. 他針鋒相對地提出了一個“補充”的邏輯:後來的補充與最初的存在的重要性不相上下。後來的補充也很重要,如果沒有補充的話,前面的意義就失去了,但是,只是由於文字的補充作用,我們說話的能力才獲得社會性,語言交流才超過了動物的水平,這就是補充的重要意義。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