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羅伯特·席勒《特朗普敘事經濟學》(下)

Zoom(編註:一款視頻會議應用)正在改變世界,經濟生活的地理結構將因此而改變。全世界會因人們可以在同一時間跨國對話變得更為同質。以後還會有越來越多的居家辦公。這些行為會改變經濟的地理結構。城市會變得沒那麽重要。

我認為未來中心城市的房價很有可能會下降,部分區域的價格甚至會驟降。因為人們會意識到不再需要居住在大城市,也不再有那麽多重要的會議需要參加,這會改變房地產市場的價格結構。有些工作可能不再被需要,得要為人們開發新的工種。



新冠疫情如何改變社會文化?如何在促成向“好的社會”(good society)發展?

 

席勒:上個世紀20年代的美國非常繁榮,同時也是一個非常競爭的社會。現在看到的關於大蕭條的敘事並沒有包括這一方面:相比於1920年代,大蕭條時期(1929年-1940年代)美國社會的競爭要弱很多,美國人普遍都更為友好,彼此之間更為互幫互助。從這個角度來看,大蕭條時期美國人可能過得更幸福,因為蕭條時不必再在意個人成功,但這會導致經濟上不好的結果。例如,1932年相較於1929年,新車銷售量驟降85%。 

新冠疫情好的一面在於,它讓大家團結在了一起,我們共同的敵人是病毒,人們也變得更為在乎彼此,心態上改善了很多。我們應該利用這個機會,讓所有人的生活都能過得更好。

 

新冠疫情期間新的敘事是什麽?決策者應如何采用敘事來應對疫情?

 

席勒:相比於現在,為了應對危機大蕭條時期人們更傾向於采取激進的解決辦法,共產主義也因而在那個時期的美國盛行,湧現了很多關於改革的想法。政客們知道需要講故事,以及如何去表現他們自己,而這些“故事”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美國在疫情的應對上做得很差。在美國的主流敘事中,公民 ,尤其是男性公民是強硬而又獨立的。於是在政府說要戴口罩時,他們會說我有權利不戴,這是我們的基本權利。我們需要有嫻熟的政客來改變這樣的“故事”。可是現實是,人們喜歡特朗普,特朗普本人此前也不戴口罩,而總統理應起到樹立榜樣的作用。這說明這樣的國家敘事有時候是會有問題的。美國的“獨立公民”敘事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需要做一些改變。

 

社交媒體如何影響敘事,又從而如何影響到經濟事件?

 

席勒:為了試圖了解Tik Tok(字節跳動旗下國際品牌)為何傳播如此之廣,我最近下載了這個應用,事實上我開始有點喜歡上它了(笑)。有意思的是,這是一個很簡單的人際互動的模式,卻在突然之間變成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社交媒體最大的問題在於妳接觸不到與妳不一樣的觀點,與妳互動的都是跟妳一樣的人。在這些社交網絡上妳能得到很多認同,甚至是在一些非常私密的問題或領域上。這可能會讓妳的配偶或伴侶覺得是件很瘋狂的事,從而影響到親密關系。這一點是有些危險的。我還沒有想到解決之道。

(原題《諾獎得主羅伯特·席勒:特朗普是敘事經濟學的一個絕佳例子》)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 2020-08-17)

Views: 5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