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早晨很早,守城門的剛剛將趕集人放進去,我已經在果園城外了。一種快樂欲望在心里騷擾我,昨天晚上幾乎使我不安了一夜。說老實話,果園城的見識確乎有大力量,只要你能在這些聰明人中間生活三天,忽然間你發覺你有許多妄想,你恐慌起來,原來連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經改變了。我抱著只有果園城人才會有的愚蠢目的順著收割過的土坡走去,嘴里吹著哨子,心里十分高興,仿佛我自己就是水鬼阿嚏。太陽正從天際從果園城外的平原上升起來;空氣是溫柔潮濕,無比的清新;露珠在掛著秋毫、在散佈著香氣的草葉間閃爍;在上面,陽光照著果園城的城垛和城頭上的塔,把它們烘染得像金的一般在空中發光。 

這就是那個人家認為永不會倒的塔,果園城每天從朦朧中醒來就看見它,它也每天看著果園城。在許多年代中,它看見過無數痛苦的殺伐戰爭,但它們到底煙消雲散了;許多青年人在它腳下在它的觀望下面死了;許多老年人和世界告別了。一代又一代的故人的靈柩從大路上走過,他們生前全曾用疑懼或安慰的目光望過它,終於被擡上荒野,被埋葬到土里去了。這就是它。現在它正站在高處,像過去的無數日子,望著太陽從天際從果園城外的平原上升起來。

 

“喂!馬叔敖,這麽早你就出城來了?”前面忽然有人向我呼喊,呼聲是洪亮,充足,你很容易聽出這是有福人單純人才應該有的聲音。 

這招呼我的是看“笑林廣記”的雅人葛天民(必須承認,葛天民遠比果園城詩社的酸丁們高雅!)。早上在城外遇見這個好人是難得的,他因為昨天黃昏給一個親戚看急診出城,所以今天才沒有按習慣挎著籃子上集市買菜。 

我向葛天民站著的地方走過去。他說:

 

“我看你大概丟了東西了?” 

“很重要的東西,葛天民。糟的很!”我笑著回答他。 

“我猜是錢。啊?”

 

我們不應責備葛天民,按果園城的哲學,人可以隨便丟掉靈魂,只有丟錢是大事情。 

“比錢還糟,朋友。”我說凡是到果園城來的人,誰也別想幸全,他一走進城門,走進那些浮土很深的街道,忽然他會比破了財還狼狽,首先他找不到自己了。

 

他初上來挺有趣的瞅著我,從眼梢那里,但是忽然如有所悟,滑稽的做了個鬼臉。他將眼睛收縮起來,胖胖的臉上現出許多皺紋,樣子看上去十分可愛。 

“呀!是的,是的,很可能……”他反復嘆息,回頭望望城墻。 

不過這沒有關係,現在騷擾我,昨天晚上使我不能安睡的是別的事情。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