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清生《坐在黃河岸邊的小鎮上品飲》琊臺之美

寫作這事,我一直以為,喝的是酒,擠出來是文字。當然,有時候以為喝好茶也能擠出好文字。喝茶以後,感覺心中有一團綠,喝酒以後,感覺心中有一團紅,酒是火麽。去年在青島喝瑯琊臺酒,被一團很猛的火灼。時間過得真快,去年底到青島去做評委,想當然要把青島啤酒喝它個夠,不曾想先喝了瑯琊臺,那份感覺是心里面有文字擠得很,非要寫出來,然沈吟間,就冬去春來了,門前的銀杏已經生滿了綠色的葉子。

喝瑯琊臺酒,一個偶然中的必然。我去青島前,在天涯閑閑書話里發了一個帖子,告訴青島的劉宜慶,我要到青島來。到了青島與劉宜慶見面後,我說要到《青島日報》去見劉海軍,劉海軍編我的文字多年,未曾謀面,就去。劉海軍當時在寫一部傳奇科學家的傳記,聊了很久,他用10年時間寫一部傳記,那叫做精寫。晚間,劉海軍叫來副刊部主任張幼川,直取青島菜館。那青島菜館,座落在魯迅公園邊的海岸,我們坐劉海軍的雪鐵龍車到此,心里生出一種感覺,模仿胡風的《時間開始了》,在心里說:喝酒開始了。

這個傍晚,沒有夕陽,天空灰朦朦的。我站在青島菜館前面,看著海浪一浪接一浪地拍,拍岸。那也是灰色波浪,它推移的時光很遠,它的拍岸聲傳來很近。就喝酒,第一道菜肉末刺參,酒有青島啤酒,劉海軍又要了一瓶瑯琊臺,細看那瓶子的商標,是瑯琊臺原酒,70度。原料為高粱、小麥、大麥和豌豆,屬於四糧酒。一喝,果真烈,清甜入口,一到喉頭猛然地爆炸開,燒灼感留在喉間經久不去,要喝青島蛤蜊湯冷卻。這是最好搭配,張幼川先生是著名學者張北川的胞弟,青島酒仙,劉海軍介紹,此兄可喝兩瓶也。我這人出門也素不懼酒仙,我想,你無非是把我放倒罷了,還能怎麽樣?就喝。喝到暮色慢慢降下來,青島沈入夜色中,那燈火的斑斕中,似乎有我一個夢。

海浪高一聲低一聲,酒隱隱燃燒,劉海軍兄酒力不勝,劉宜慶亦然,二劉不飲酒,張古對飲,青島蛤蜊湯也真個要以一個鮮字冠之,好一個爽字了得!從此以後,我在青島一直喝瑯琊臺,在飯店房間里也放一瓶,回京,還帶上一瓶。70度的瑯琊臺,就像我的流浪之路,喝到哪一程,就是哪一程。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