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解讀一首敘事詩——《蒼蠅》(4)

一位朋友讀完《蒼蠅》之後對我說:“這首詩寫得相當冷靜,真夠狠、穩、準。”他一句話就把我處理這首詩的特殊手法道破。多年前,我曾想為自己建立一種“冷詩”的風格,我的“冷詩”觀念倒不拒絕隱喻,也不忽視意象的有效經營,只專注一點,即盡可能控制情緒的泛濫。當然詩人不是數學家,筆下不帶一點情感是不可能的,但學習如何把激情透過意象使其冷卻下來,卻是一個詩人必修的課程。

基本上我大部分的詩都可列入“冷詩”之類,一九五六年寫的《窗下》是一個例子,四十八年後(亦即二○○四年)寫的《蒼蠅》是另一個例子。這類詩的敘事性主要建立在“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戲劇手法上,《蒼蠅》這首詩如沒有最後兩行戲劇性的逆勢操作,必然會像讀一篇平鋪直敘的散文那樣寡味。


就內容而言,《蒼蠅》可說是一首以敘事手法寫的生態詩。身為一位詩人,或者說當我處於寫詩的最佳狀態時,我會以極度冷靜的靈視,一種內在的看見來觀察一向被人類鄙視厭惡的小動物,曾當作詩的題材的有螞蟻、蟑螂、蟋蟀、蚯蚓、蛇蠍,以及這只被人類非理性地視為世敵的蒼蠅。在宇宙萬物中,在神和詩人的眼中,蒼蠅也是一個生命,雖然偶爾會傳染疾病,但它不是有意作惡,卻不幸成了人人喊打,除之而後快的對象。人從不考慮一隻蒼蠅在整個自然生物結構中的地位,事實上,消滅蒼蠅是會影響生態平衡的,所以我把這首詩作為一種反諷的隱喻來處理,當我悄悄地逼近,並揚起手掌準備把那只悠然自在地棲息在墻壁上的蒼蠅打死,結果蒼蠅飛走了,被擊碎的,打得滿身沾血的,竟是我自己——那貼在墻上的影子。

蒼蠅雖身份卑微弱小,卻是一個安詳而無辜的存在,而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卻是人的專橫與殘暴。最後我采用的戲劇手法可說是一個暗示,提醒我們應該有反思,如何善處人與其他生物之間的關係。

不錯,《蒼蠅》是一首可歸類為知性的詩,不過對我這樣的詩人而言,這類詩的負荷未免太沈重了些,這不是我一貫的詩觀詩風,我旨在借用《蒼蠅》這個題材來說明我對敘事詩的看法,如此而已。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