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黃的稻束

  

金黃的稻束站在

割過的秋天的田里,

我想起無數個疲倦的母親,

黃昏路上我看見那皺了的美麗的臉,

收獲日的滿月在

高聳的樹巔上,

暮色里,遠山

圍著我們的心邊,

沒有一個雕像能比這更靜默。

肩荷著那偉大的疲倦,你們

在這伸向遠遠的一片

秋天的田里低首沈思,

靜默。靜默。歷史也不過是

腳下一條流去的小河,

而你們.站在那兒,

將成為人類的一個思想。

 

這里的“金黃的稻束”,不僅是指自然意義上的稻束,而是詩人的心靈與田野里佇立的稻束神秘的契合交感後,超逾了物象的實體。而產生的一個像徵。它屬於一個帶有玄想性質的“瞬間”,這種“瞬間’卻構成了自足的詩的永恒。

“金黃的稻束站在/割過的秋天的田里,/我想起無數個疲倦的母親,/黃昏路上我看見那皺了的美麗的臉”。這是收割過的田野的景象:詩人看到的不是“豐收”,而是“疲倦”。稻束靜默地佇立在田野上,不再舞蹈,不再喧響.也沒有人來;它們像一個個哺育了無數孩子的母親那樣善良、疲憊、欣慰而無所表示,這是一種多麽博大深厚的愛情,這是一張張蒼老而“美麗的臉”!稻束的“疲倦”被升華了,它的含義不再是體力不支,而是充分釋放後的深沈和寧靜.它是“肩荷著那偉大的疲倦”。這種“偉大的疲倦”作為一種人類精神,被寄寓在“金黃的稻束”那里,使它成為堅實渾重的“雕像”。這是永恒的奉獻者漫長的隱忍者深重的憂患者們的“雕像”。世界的苦難使他們難以承受重荷,但崇高的奉獻精神又一次次召喚著他們如期而至。在光禿禿的收過的原野上,在無家可歸的世界上,稻束和那些稻束般凝重疲倦的先覺者,是永遠醒著的孤單的靈魂!“沒有一個雕像能比這更靜默”!羅丹《思想者》雕塑式的”靜默”!


“肩荷著那偉大的疲倦。你們/在這伸向遠遠的一片秋天的田里低首沈思”。是在回憶往昔的風雨?是在仁望未來的日子?詩人故意留下了空白,讓我們展開更廣遠的想像。這樣一來,“偉大的疲倦”、“低首沈思”變得神秘起來,你可以添進去一切思想,也可以只欣賞這種抽象的神秘感。詩人惟一告訴我們的是,這決不是一種虛空,決不是一種即興式的感懷,它偉大、恒久、莊重,它超逾時空,在這種難言的“靜默。靜默”之中, “歷史也不過是腳下一條流去的小河”。哦,我們體會到一種類似宗教感的東西正冉冉升起,正光徹肺腑……那是什麽,是“人類的一個思想”!詩人戰栗了,我們也戰栗了,仿佛最後的審判日已經到來,什麽是永恒,什麽是短暫;什麽是偉大,什麽是渺小,都在這里被最終裁決!

此詩在平凡的景物中,凝鑄了神聖的感情,這是偉大思想者的頌歌,這是無私奉獻者的頌歌。這是歷盡滄桑的人類始終不渝的那顆大心……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