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鎮子建起尚不到四十年。嘉措是鎮上人民醫院接生的第五十四個嬰兒,今年三十六歲了。以前兩山之間是廣闊的河灘。靠山腳的地方是一片野櫻桃和刺梨樹林,樹林中一座喇嘛廟。現在寺廟已經平毀,變成了鎮子的中心廣場。那片春夏之交鮮花繁盛,秋季碩果累累的樹林已經消失了。廣場邊上卻有一株這個地區不長的樹高聳,一派歷經劫難仍生意盎然的模樣。知道的人說那是一株榆樹,當年建鎮伐樹的那些軍人來自這種樹的家鄉。這是這株樹得以幸存的原因。傳說是一個曾去中原修習禪宗的喇嘛帶回栽下的。

 

那株樹聳立在水泥看臺的邊上,很孤獨的樣子,很顧盼的樣子。 

這天,嘉措出門。看見好些人聚集在榆樹底下張望天空,其中一個是他的朋友。 

這叫人感到奇怪。

 

四五年前,當每七十六年才光顧地球一次的哈雷彗星出現時,才有這麼多人同時向天上張望過。 

“聽說飛機要來了。”“直升飛機。”“日本人的。”“來了就降落在廣場上。”“日本人用飛機連根把新鮮蘑菇運到日本,幾百元一斤。”嘉措的朋友糾正說:“人家叫松茸。蘑菇是一種籠統的稱呼。”在這個地區,人們說蘑菇是特指這種叫做松茸的菌子,而不是泛指一切可以食用的蕈。這是即將進入蘑菇季節的六月。再有幾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七月里連綿的細雨就要下來了。蘑菇季節就到來了。一朵朵幽香連綿的蘑菇像超現實主義的花朵一樣從青樹根的旁邊,林間空地的青草底下,岩石的陰影下開放出來,在潮濕,清新,潔凈的背景下,黝黑,光滑,細膩無比。到菌傘漸漸撐開,香氣就漸漸消失了,然後腐爛。它們自生自滅,只有少量被人類取食,取食它們的還有一種羽毛樸實無華的灰色松雞。那時,它們只有俗名。

 

現在有了學名,甚至有了一種拉丁字母的寫法,就要坐飛機出洋了。順便說一句,小鎮建起後,也從未有奇跡發生,沒有什麼東西從天上下來。哪怕是飛機。 

松茸也未能帶來飛機。雖然這個偏遠的鎮子渴望有東西從天上飛來。這個唯一一條公路被泥石流阻斷的鎮子。 

但是,日本人來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