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特殊姿態

“我說,關於二樓客人的鞋的問題。”坐在角落里的三城君發言了:“客人多的時候,臺沿下擺不了,我們最好能給放進鞋箱里。不然,連個走路的地方都沒有,常常像踢球似的踢過來踢過去,又礙事又不禮貌。”三城君地東京電機大學物理系三年級學生。

他有著一雙深深凹進去的大眼和一副寬寬厚厚的肩膀。如果說,鈴木具有典型的日本女子的氣質,那麽三城君就是具有日本男子氣質的另一個典型——像一部機器似地百分之百地絕對服從命令。特別是接到店長“令箭”時,那一聲飽滿的“是!”必定伴著“刷”地一個立正,“刷”地六十度鞠躬。簡直就是武士道的活標本。

“還有,咱們的擦手巾有個別洗的不那麽乾淨。”拓殖大學經營系的三年級的山本君說:“這件事是否需要跟洗衣店交涉交涉。”我們店的擦手巾是每天送到某家洗衣店洗的。

 

“有這樣的事?”老板注意地問了一句。

“是的。有一次一位客人要求換擦手巾,說有怪味兒。我聞了聞,確實有。”山本的口齒不太利落,兩顆門牙在最近一次的柔道練習時摔掉了。他酷愛柔道。跟松下一樣,對業餘愛好的興趣大大超過所學的專業。一次他的腰扭傷了,傷得挺厲害,可還來打工。瞧著他那副咬牙忍痛的樣兒,好幾次“你歇會兒吧,悠著點兒幹”的話已經到了我嘴邊,卻又咽了回去。因為“不來則已,來則拼命”是這里的規矩。

“今天就算了吧,腰好了再來幹。”我改口這樣說。

“沒事兒,活動活動有好處。”他強笑了笑。可我清楚,他是需要錢。他那在鄉下的家生活本不算富裕,而母親又病重住在醫院……

 

會議繼續著。凡被認為是問題的,不管芝麻綠豆,雞毛蒜皮,全都一一擺到桌面上來。就好像在座的每個人都是味道園的經營者似的。

會議開了一個多小時,接下去是老板請我們吃飯。到了另一家日本飯館。當人們脫掉了鞋上了“榻榻米”,跪坐在四方坐墊上時,一個個臉上都流露著毫不掩飾的歡喜。只有我不。我最怵的就是吃日本料理。沒味道不說,吃不飽也不說光是那個“跪坐”就足足夠你受的——膝蓋又疼腳背又抽筋。所以每到這種場合,我無論如何要求取得“老外”的“特殊姿態”權,允許我伸平了兩腿坐。


彼此讓座。互相斟酒,一陣叮叮噹噹的忙亂之後,老板帶頭高舉起酒杯:

“味道園,全靠你們,請諸位多多關照!”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