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高興地看見馴鹿──談愛斯基摩版畫(上)

這個長著黑色鬍子的漢子,高高地舉起雙手,到底有甚麼事情令他這樣高興?

是因為他看見了馴鹿。這是勃圖各(Pootogok)畫的〈高興地看見馴鹿〉。

在另一張畫裏,在孩子單純的臉孔旁邊,畫著不成比例的兩頭小小的狗兒,那是伊魯舒斯(Elushushee)的〈孩子夢著狗兒〉。而另一張,在海豹圓圖的頭顱上,站著一個幽靈般的人,那則是泰力(Tudlik)的〈海豹想像中的人〉。


這些畫,大膽天真猶如兒童畫。它們的畫法樸拙,又有豐富的想像力和幽默感,充滿大自然動物生活的夢幻;但這些畫都不是兒童畫。到底是甚麼人,可以有這樣一雙孩子的不受拘束的手?

他們是愛斯基摩人。多年來,他們過著樸素的生活。他們活在冰天雪地中,住在冰雪築成的房屋裏,捕獵海豹和馴鹿,釣魚為生;他們用野獸的皮做衣服,拿牠們的油點燈;而在閒餘的時候,為了迷信或自娛,他們也作畫和雕刻。據說大部份愛斯基摩人都能創造美麗的雕刻品,就像一切民間手工藝人一樣,他們從創造中獲得趣味,互相觀賞為樂。他們的小件雕刻,用布裹起放在家裏,客人來時拿出來傳觀。他們的對象,不是美術批評家而是親切的友人;他們的藝術,最先不是為了放在博物館展覺而是放在手上撫摩,所以藝術品的背部和底部都造得同樣用心。畫畫的時候,他們相信,如果認真地刻劃一種形狀,可以給自己帶來好運,所以他們就認真地畫胖胖的海豹、畫四方頭的貓頭鷹、畫他們自己的生活和想像。而這些畫的背景,這些版畫的底色,往往是一片白。那白色,是冰天雪地的背景,是他們平凡的日常生活的底色;靠他們的創作,才添上多彩的顏色。

他們畫得最多的是鳥獸、人和神靈。他們的世界也是如此單純。畫人看見馴鹿的快樂、人夢想狗或海豹想像人,都表現了人和動物之間的親密關係。這是因為對他們來說,馴鹿和海豹之類的動物,不僅是重要的獵物,也是他們在這世界上的伴侶,其他鳥獸也是一樣。他們有時把馴鹿的四腳畫得彎彎的、把海象畫得又肥胖又笨拙、把小貓頭鷹畫成彩衣的小丑、鵝的頸子長長的、鷹站在麝牛背上嬉戲。畫中的這些動物都不兇狠,或許有人說這不是準確的寫實,但這可見愛斯基摩的人生觀:野獸是獵物也是伴侶,捕獵是彼此相鬥,誰輸了就被宰掉;沒有內咎,也不把對方醜化,是直接爽快的關係。從這些畫中,可見這民族爽朗樂觀愉快的一面。


一首傳統的愛斯基摩詩〈櫓夫之歌〉中有這麼幾句:


離開屋子來到空地上,我覺得快樂。

偶然來到海上,我覺得快樂。

如果是真正的好天氣,我覺得快樂。


所以他們是看到好的天氣覺得快樂,來到藍天碧海之間覺得快樂,看到要狩獵的馴鹿也可以覺得快樂的。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