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1)

疏勒河是河西走廊西部的大河,在中國內陸河中排名第三。

詩人聞捷與清代學者徐松的身影,曾映現在清清的河水之上。二十世紀,比羌笛更憂傷的是,疏勒河的挽歌。

疏勒河幹流全長670公里,流域面積4.13平方公里,年徑流量達到10億多立方米。疏勒河兩岸田陌成片,景色宜人。哺育著安西和敦煌綠洲,使之成為連接河西走廊與新疆、中亞最有力的支撐。在洪水季節,疏勒河匯合黨河的大水後,甚至有足夠的水量繞過漢玉門關,向羅布泊奔去。古疏勒河流經處留下的濕地與泉眼,是維系古代敦煌與樓蘭絲路的生命線,疏勒河下遊“自敦煌西至鹽澤,往往起亭”。(《漢書·西域傳》)

著名詩人聞捷作為新華社記者,1949年隨西北解放軍出塞,足跡曾至河西走廊。我們應該聽一聽他的歌唱——


你啊,藍色的疏勒河,

靜靜地、靜靜地流著;

你兩岸的荒灘和草地,

多麽肥沃又多麽遼闊。

你啊,藍色的疏勒河,

多少年來是多麽寂寞;

每天只有成群的黃羊,

從你身邊輕輕地走過。

你啊,藍色的疏勒河,

你終於盼來了最好的年月;

看,那是農人的足跡,

聽,這是牧人的山歌。

  ——聞捷《疏勒河》


這首詩在50年代曾打動過無數青年人,鼓舞著他們投身於河西走廊與西北開發建設的熱潮。現在,疏勒河下遊,還能見到詩人描繪的景象嗎?

今天,古絲路旅遊與西北大開發一再升溫。無論是張掖、酒泉、還是敦煌,座座與內地相差無幾的新城,賓館酒樓住宿也很方便。尋訪佛寺石窟古堡等等遣跡和名勝,只是風景的一種變換,情緒的一種切換。


但當我面對近在咫尺的死亡之城時,無法斥拒頑強探求的念頭。

不能怨天尤人。氣象部門證實,近40年來荒漠化的發展,是在大多數內陸河水量增加或基本穩定的情況下出現的,人為因素起主要作用。西北荒漠化的擴大並未完全遏止住,綠洲的上移與毀滅仍在繼續。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