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六日 (中)

踱回來之時,聽見老楊桃樹上有烏嘴觱雛索食的siùh siùh聲,這聲音昨日好像也聽見,只是一樣聽而不聞。牠們是何時築的巢,我更是毫無覺察。今日是何故,我竟這樣虛靈,什麼都看到聽到了?母鳥啣食到巢時,這聲音就響一陣子。據我所知,烏嘴觱雛的嗓門蓋過群類,三十弓外就聽得見。我常為牠們捏冷汗。每次有這樣的聲音,花貓就在樹下逡巡不去,有時還奮勇爬上樹去,若不是牠對細枝椏拿不穩,早成了牠的點心了。母鳥一日間要餵食數百次,你說這烏嘴觱雛豈不是整天價siùh個不停?不知道蛇有沒有聽覺,有人說沒有,若有的話,那也是極可耽憂的。 

不知是啥原因,今天早上我確實虛靈得透,剛發現那不可言喻的雞屎藤花,接著便聽見窗外有這一巢小兄弟姊妹誕生,纔走回庭來,又聽見觱橛當頭歌唱。擡頭看時,只見那隻雌觱橛正在我的頭頂上盤旋著,襯著有絲暈的薄白雲的藍天,緩緩的,就像漂著一般,身影和歌聲一樣的輕盈。牠這樣盤旋著,大約有五分鐘之久。我知道牠今天心情格外地好,因此對準著我這個好鄰居,從天上散下祝福的美妙的歌聲。

 

觱橛有強烈的地盤觀念,牠的地盤不准別人闖進。牠每年去了又來,都回到固定的老地方。初回來時,往往有新鳥會闖入,據我的觀察,一旦有別的鳥闖入,驅逐的行動就即刻開始。往往看見牠們一前一後,高速地繞著圈子飛。闖入者也驚人地執著,寧願被追逐,不肯放棄。有時要纏上好幾天,最後當然是闖入者撤去。雙方都執著,而地主則更執著。 

下午下了一陣細雨,入夜月卻大明。天空的變化,二月和十月是最不可測的。看了日曆,是舊曆閏八月十四日,明日又是望日,轉眼中秋已過了一個月了。

 

趁著月光,我走了出去。蟲聲和諧而柔細,隨處皆是,像是大地的催眠曲,所有的植物,無論木本草本,都靜靜地垂著,似乎是在草蟲的奏鳴中甜蜜的睡著了。走過老楊桃樹旁,親切覺得樹上那一窩烏嘴觱正睡得熟;此外該還有幾隻青苔鳥,一定是相偎著,或許夢見了黃熟甜香的嶺柭果。每當曙色伸到西窗外時,總有一隻青苔鳥在老楊桃樹上ㄐㄧˇㄐㄧˋ─ㄐㄧˇㄌㄧˊ─ㄐㄧˇㄌㄧˊ─地報曉,幾分鐘後就有一、兩隻青苔鳥用平時的細鳴相呼應。走過牛滌,彎下身去,便見到那隻觱橛的身影,襯著牛滌外的月光,分明的棲在屋脊下的橫木上。空田在朦朧的月色下,平坡坡的,西面的番麥田就在那一邊。

白天裏下田巡田是日常事,夜間在我則從來不曾踏進莊稼地。很想去看看,自己一手栽種出來的莊稼,在這月夜裏是怎樣的情景。信步向前走去,花狗不知道從那兒竄到我的前面來。大約牠也早在一邊觀看月色,見我走過了牛滌,以為是尋常例行的事。等到我跨出了那一步,在牠的腦子裏那裏早已劃了一條界限,這一步是界限外的一步,於是牠就竄上前了。當然,這是牠的專有權利,不論白天夜間,略野是牠的天賦權利,我自然不能拒絕牠跟上來。只要是走路,牠永遠領前,這是牠的氣概,也是牠的天職,牠似乎很在意這一點:牠是先鋒,牠要開路,有好玩的牠先,有危險也牠先;讓朋友冒了險,牠不敢想像這樣的事。

Views: 6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