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日(中)

這整條力力溪舊溪道,小時候上下學,一天裏要經過兩趟。全路程都是遊玩著經過,上學的一程雖即不無有一點兒時限的暗影,仍是優哉遊哉的輕踏雙輪,東張西望,主要是觀鳥顧兔,有時候還下車追逐。下學的一程簡直是玩耍著到家,除了跟西北雨競走,被迫著飛起雙輪。而這一段約莫兩里路的舊溪牀,廣袤千餘甲,牛車路兩邊,放眼望去全是荒野,沒有半寸人家田地,即使閉起眼睛,橫衝直撞,只要不被茅草叢絆倒,永遠也不必顧慮著會踩壞了誰家莊稼。這裏有一種住民,我格外喜愛,那就是綿鴝。家裏那邊不是沒有,卻不常見。在這裏,只要你進入舊溪牀,牠就在那兒,永遠在那兒,任何時刻都可看見牠。一種小而又小的鳥,褐白底褐縱條紋,只尾羽比青苔鳥長一點點兒,展開了像一把扇,近末端處有一帶白。繁殖期整天在荒原上兜著大圈子,高速的一圈一圈不厭倦的飛,不停地發著唧唧的單音。

 

景物依舊,年事已非,不由的猛記起少小時的情景。

 

到達屏東,老友早在家等候多時,說是學校月考,托人代監第二節課,專趕回家候我的。剛一踏進門,老友便伸手要日記,隨即交給大嫂子拿出去影印。茶几上早泡好了一壹上等凍頂烏龍茶。我素來不喜茶,有客來家,硬忍著陪飲一、兩杯,這回當客人,老友硬要我品茗,違拗不過,啜了一、兩口,還是家裏的白山泉好。真不解世人這麼多這麼深的嗜好,剛從草葉樹葉間吐出的清新空氣多沁人肺腑血液,竟要吸煙?山泉多甘冽,竟要吃酒、茶、咖啡? 

中午在一個王姓醫生家聚餐,一共六個人,我之外,其餘五人都是屏東本市人。下淡水溪以南文風不盛,似乎纔只有這麼多。除了老友,全是初見面。一見面紹介過之後,老友便將日記的影印本一一分送。大家一面飲飯前茶,一面談話,一面閱讀。沒有例外的,得到座中諸文友的謬許。做為作者,自然一面感到安慰,一面又感到慚愧;慚愧的是將個人的生活來褻瀆別人,好像赤裸裸的立在人前一般,不免自羞,又覺太過於失禮。原來這便是我們的作品發表會。座中文友,據老友紹介,皆已有作品,如王醫生早已於十五年前寫成一部長篇小說,還一直在修改,務要修改到不可再改的地步,纔肯發表;其他文友或寫詩,或寫散文,或寫戲劇,無不如是。相形之下,我的日記剛寫好了纔滿一天,便急急拿了出來,實在太草率了。老友事先也不曾說明,實在都是他的罪過。

 

飯後繼續閒談和閱讀,大家仔細推敲我的日記。這算是一番嚴格的評定。

 

日記評定過後,大家天南地北的闊談起來,主要還是談論文學史上一些大文豪的著作及其逸事;也談論到較小作家寶石般可貴的作品,這一部分是我所格外喜愛的,如法國的Emile Souvestre,美國的Sarah Orne Jewett,英國的George Robert Gissing,他們一向都被看成第二流的作家,其實他們是真正的第一流作家。從前Henry David Thoreau也被看成二流的作家,現在他時來運轉,已駸駸凌駕第一流的R. W. Emerson。鍾嶸寫詩品,就將陶淵明置在中品,真是有眼無珠。自宋朝以後,再沒有比陶淵明地位更高的詩人了,蘇東坡是何等天才,將陶淵明的詩集逐首和過,李白、杜甫都沒有這份榮耀。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