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那天學校上學,因為英格從學校回家,用肥皂洗沾滿粉筆灰的手。那天,當粉筆灰像往日一樣不肯從手上褪去,當手指上的肥皂沫鼓起無數個腫瘤般的肥大的泡泡,破碎,卻沒有碰到觸到皮膚;那天,當廚房變成了一個雜物堆,由盤子、刀子、壺罐、碗、杯子組成的垃圾堆,它們相互碰撞發出聲響,有股酸酸的味道;那天,當房間在滿是折疊的、縮成一團的、工作用的破舊的裙裝中被翻個底朝天;那天,當家具上滿是舊得起毛的打開的書和紙片,當英格滿腦子都是結構套裝的、複雜的句子;就在那天,英格做了一件事,一件她早就要做但是一直沒有做的事情,之所以一直沒做,是因為她不知道這是什麽事。

英格從廚房拿出餐具,放到客廳。餐具是中性的,英格自語道。她從儲藏間拿出瓶子,放到圖書館。瓶子是陰性的。她從家具上拿下書,放到儲藏間。書是中性的。她拿出手提包,放到冰箱里。手提包是陰性的。她把鞋子放到桌子上。鞋子是陽性的。她剪下花盆邊上的花,扔進抽水馬桶,然後放水。花是陰性的。她咬碎一塊花盆里的泥巴。泥巴是陰性的。她用自己的綠色眼影塗抹嘴唇,她用自己的藍色眼影塗抹臉頰。英格拉開她的房門,坐到客廳地磚上的餐具旁。她坐在鋪地磚的地上,看著虛空。虛空是中性的,英格自語道。

當英格的男朋友在那天的那個晚上去她那兒時——那時他還去她那兒,他一動不動地,躬著身站在敞開的門里。

她瘋了,他大聲自語道。他沒有說她變瘋了。英格呆呆地盯著他的嘴。他怎麽能這麽說。他的臉圓圓的,以中間的嘴巴為圓心。

英格坐在他的面前,用手翻刨餐具。

男朋友是陽性的,英格對著空蕩蕩的門說。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