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累驅車從南京來上海看雙年展,隨車馱來了他的《花天水地》——陳丹青稱此畫有“墮落之美”。九七年彼楷爾先生出版《呼吸》的法文版時,選了徐累的另一幅畫作封面。以私人感受而言,那就是為《呼吸》畫的。那時候徐累就答應送我他的作品以作紀念,這位美男子踐諾而來,可說是年中大事。陳丹青稱徐累的畫蘊籍斯文、嫻雅僻靜,高貴而消極。徐累本人給我的感覺亦如此。於《花天水地》同來的還有他的新畫冊及陳丹青的序——寫於九九年的《圖像的寓言》。

此畫已掛在我書房中,那水中白馬的眼睛每日瞧著一個半慵懶半勤勉的讀書寫字的人。而那人則瞧著馬背上的“青花”——“乖謬而優美”。


徐累離滬後,我想起另一個蘊籍斯文、嫻雅僻靜的人——南方有好些這樣的人——王道乾先生。他辭世後,我收到他翻譯的《駁聖伯夫》,扉頁上是他的遺孀的筆跡:遵王道乾先生生前囑托……,我記得那個寒冷的下午,在美麗園,胡蘭成舊居一墻之隔,周忱領我去拜見這位傑出的翻譯家。他送我蘭波《地獄的一季》,以及答應送我,彼時尚在出版社壓著的普魯斯特的犀利著作。轉眼,普魯斯特《尋找失去的時間》的新譯也已經出版。在為周克希先生舉辦的“普魯斯特之夜”晚會上,我們還陳剛嚐了一口小瑪德蘭點心。

友人從紐約寄贈拉什迪小說《撒旦詩篇》一冊。想起十多年前甘霖的同學寄自倫敦的拜倫傳記。後轉贈給Z,以及Z回贈的《飄》。這些轉來轉去的書籍,令人心生感慨。晚間,取出馬振騁先生翻譯的《要塞》來讀,在《今天早晨,我修剪了我的玫瑰樹》一章中,聖·艾克絮佩裏寫道:“我想過在你心中建立朋友之愛,同時我又使你感到朋友別離之苦……看到園丁跟他的朋友交流那麼幸福,偶爾我也會想根據他們的神去跟我的帝國的園丁聯系。”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