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季風書店遇見一很久不見的熟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他興奮地說將要去阿根廷、美國、巴西,還有一大堆耀眼的國家。使我隱約想起托妮·莫里斯小說中的人物。她認為自己把人生搞得一團糟是因為自己“忘了”。

“忘了?”

“忘了它是我的。我的人生。我只是在街上跑來跑去,一心只希望我是別人。”


新華社《瞭望》周刊記者黃小姐來電話,採訪關於文學評獎的看法。每年在世界各地有幾千個文學獎在到處頒發,你能有什麼看法呢?興許是要過年了。《上海一周》的呂正來電希望推薦五個上海有意思的去處,湊了四個。普魯斯特之夜,譯文社為周克希先生的新譯本《尋找失去的時間》舉辦的晚會,貢布雷的幻燈片,作家和翻譯家的朗讀,葡萄酒以及小瑪德蘭點心,一個聆聽的夜晚。上海音樂廳。波切利在上海的演出,天籟,我在上海聽到的最美的演唱。龍柏飯店進門右側酒吧的露臺,陳舊,下午曬太陽的好地方,隔著花園,汽車駛過的聲音似乎被處理過了。這些地點,或者某種聲音存在過的地點,都和聲音的印跡有關。第五個怎麼也想不出來。


中午,譯文社的王潔瓊來電話,告知菲利普·羅斯的《垂死的肉身》出版。會寄來小說和為此書中文版所作序言的稿費。

昨晚和友人重看影片《查林十字街84號》。未曾謀面的書友之愛,由對書籍的日常之愛而來,普通人對文學的卓越見識,刻畫了不能實現的幻想所激發的深沈感情。當然,還有約翰·鄧恩的感人的詩篇。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