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毗牙也常到我家來。他一來,我女人就慌了。知道他是個挑剔的主兒,做什麼吃呢? 

我就說,你隨便做.他就這毛病。文人就是這樣,吃飽了,就要發發議論。說完,我自個兒也覺得有趣兒,憋不住笑了。

 

“那——就餡餅?” 

“行,油大點。” 

酣著性子,聽完劉先生侃完他的”語法修辭”之新見之後,我笑著說: 

“吃飯罷。行啦,下課罷。語法修辭也不能當新鮮蔬菜吃。” 

“烙餅,”劉先生邊吃邊講,”弟妹,像你這麼烙,不行。這怎麼能行呢?這叫什麼餅呀?整個一個鞋墊兒。” 

說得我們夫婦和孩子哈哈大笑。

 

我女人倒是十分謙虛。說: 

“劉老師,你說說,你給講講,怎麼烙好,我學學。” 

“好!”劉先生說,”比如是烙春餅.” 

“烙春餅。”我女人學生似地重復著。 

“對,烙春餅。用精粉1.2斤,豆油少量。然後,用60攝氏度熱水和面,稍餳。”

 

“稍餳是啥意思?”我女人問。 

“‘餳’者,‘候’也。” 

“麵和好了,等一會兒是吧?”我女人問。 

“對。” 

“然後呢?”

 

“然後,分出14個劑兒,按扁。將其中7個,刷點豆油。另外7個呢壓在上面。餅鐺溫熱後改成微火,將合在一起的麵劑兒搟薄置擋上。麵變色了,翻個兒,再烙。隨烙隨搟.烙出後,用凈毛巾蓋上。” 

“這就行了是吧?” 

“行了.然後,小蔥蘸醬加肉炒粉絲卷餅吃。香鹹開胃。” 

“對!”女人興奮了,”看看,看看,又學了一招!”

 

於是乎,劉先生很得意,又講了”煎胡蘿蔔餅”、”金銀煎餅”、”肉絲燴蛋餅”,”咖喱餃餅”、”蔥油煎餅”、”蛋面薄餅”、”芙蓉蝦餅”、”冬菇肉餅”、”木樨餅”,等等,又講了些炒菜,像”拌腰片”、”肉末豆腐”、”醋溜雞蛋”之類。興致所驅,又講了如何如何做泡菜,什麼”牛肉泡菜”、”蘇聯泡菜”、”日本番茄泡菜”,由泡菜又講到鹹菜,如”辣蘿蔔條”、”白糖生姜片”、”芥末茄子”。把我女人講得直蒙。 

吃飽了,補幾口茶,就告辭了。

 

出了門,我說:”劉兄,你得成個家了.差不多了。挺個啥勁兒?依小弟之見,你對門那個寡婦還不錯。實話說罷,女人和女人,沒什麼不同,一個味兒!別太理想化。” 

劉先生說:”不行不行,太不行了,我對女人不是太理想化,怎麼說呢?……是很傷心!不行。一個人,挺好……” 

我沒再說,只是仰了頭說:”今晚的月亮很圓吶,這是農曆初幾呀,這麼圓?” 

…… 

不久之前,劉先生終於結婚了。並且生了一個女孩。可喜可賀。所謂”老蚌生珠”。但朋友們說結婚之後的劉先生,一點意思也沒有了,太普通了,以至有點讓人灰心了。我到韓先生那里聊天,聊到劉先生的時候,韓先生說,老劉找的這個女人是個居家過日子的好手。”不過”,韓先生說,”正唯其如此,也就把老劉毀了。”說著,韓先生感慨起來: 

“亂世出英雄,逆境造人才.平平淡淡,四平八穩,哪里有什麼英才可談呢?!” 

我聽了,亦感慨萬端。(原載《芒種》1993年第1期)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