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朋友,叫劉忠。也格外有個綽號,與”大時代”、”大趨勢”、”大感情”、”大宇宙”、”大思想”、”大進取’、”大思辨”、”大技巧”、”大氣度”、”大國營”一樣,他叫”大毗牙”。是”v”形瘦臉上的大毗牙。 

通過韓先生,我認識劉忠先生時,他居然已經46歲了。人還單過——腿肚子上貼竈王爺,到哪兒吃哪兒.操起筷子就吃。邊吃,邊點著筷子頭挑剔。劉先生也是一個美食家——不少單身漢都是美食家。

 

大毗牙是位中學教員.年輕時,管不住嘴被人收獲當了右派.他的女朋友,小花同志,雖然讓他事先什麼了,還是滿臉歉疚同劉先生黃了。分手的日子也是個下小毛毛雨的日子,小花和他都哭了。劉先生哭得特瀟灑,一邊哭,一邊昂頭揚臉,對著雨濛濛的天空委屈著,做志士狀。 

劉先生在學校住宿。他的對門住著位校辦工廠的工人,是位寡婦,頗為年輕的寡婦。長得能說得過去。優點主要是白。個子不高。他們為鄰,有10年的歷史了。一丁點風流韻事也沒有,叫人吃驚。平日,倆都在走廊做飯,都不說話。叮叮噹噹,各做各的,誰也不客氣對方一碟或一碗。世界是伏天了,特熱,對門的寡婦開著門,就穿個短褲頭,白胖胖地來回走。劉先生見了,迅速穿好衣服,鎖上門出去。寡婦見劉先生走了,就哭了。

 

劉先生在學校教語文課。他的專長是語法修辭。絕不絕?他像瘋子一樣,特別愛好這東西(他當成右派,就是因為傻里吧唧地挑中央首長講話中的語法修辭錯誤)。他家里的藏書,清一色,語法修辭!天天看,天天研究,樂此不疲。當為一代之奇人。 

我們常在韓先生家閑聊。韓先生的女人特討厭劉先生.劉先生有點不拘小節,侃著溫著,一擡屁股,嘟一聲。把韓夫人搞得滿臉通紅.劉先生渾然不覺,問我: 

“阿成老弟,我問你一個問題……” 

“問罷。”我說。 

“我問你:‘彎曲’和‘彎彎曲曲’,有什麼不同?” 

“彎曲和彎彎曲曲——彎曲就是彎曲唄,這是不能穿鑿的,彎彎曲曲——彎彎曲曲,這個這個,其實也是彎彎曲曲.這是不言而喻的事嘛。是不是?這個問題很無聊的嘛。” 

劉先生說:”不行不行。如果你給學生講課,就像你這麼說,能行嗎?必須使用規範的語言。”

 

“那好哇,先生你說說看。” 

“簡單說:彎曲,就是不直!”他說。 

“我操。我還以為彎曲是直的呢。接著講接著講,彎彎曲曲。”我說。 

“彎彎曲曲,就——是(1):彎上加彎,曲上加曲!”、

 

我聽了,大悅,且拊掌大笑說: 

“我的親哥哥,你說得太對了,彎上加彎,曲上加曲,行,天才!”

 

說笑著,劉先生掏出一本某大學的學報,迅速翻到某頁,指著一則”補白”,不無得意地說: 

“你看。” 

我接過一看,是劉先生的文章,《論”彎曲”與”彎彎曲曲”的不同》。這才收了笑,覺得掃興起來。 

其實,劉先生常有此類的文章發表.比如”您”與”你”,”他”與”她”之類。自然,如此一類的文章,久而觀之,到底是能讓人從枯燥與”無聊”之中,端莊地生出一份尊敬來的。

 

劉先生從韓先生家一走,韓夫人就埋怨韓先生,說: 

“這個大毗牙,真討厭,不管男人女人,一擡屁股,就放屁。” 

韓先生笑笑,並不言語. 

韓夫人突然覺得有點奇怪,就問: 

“你說,這個大毗牙怎麼總放屁呀?是不是有什麼病呀?”

 

韓先生嚴肅地想了想,說: 

“這是他的內臟——通。好!”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