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洋彼岸的塊巨石上,佇立著一位成熟女性。陽光畫出了她身體曲線的輪廓,海風時不時調皮地撩起她的長裙。她卻像塑像般動不動,昂著頭,瞇著眼,嘬著嘴,靜靜地佇立著。

她每天上午十點準時到達這里。她登上巨石,就把自己鑲嵌在上邊。誰也說不清她從哪天來的,還要來多久。她佇立在尊巨石上,每天習慣性地昂著頭,瞇著眼,嘬著嘴,陶醉似地吻著迎面吹來的海風。

她忖摸著,大洋彼岸的上午十點,正是大洋此岸的掌燈時分。她心儀的他,也許站在大洋的此岸,由海風帶來給她的吻。

她和他不是情侶,但不知怎的,她與他分別18年之後,她由衷地想給他個吻。

她清楚的記得,18年前深秋的天黑夜,她被人以招工名義拐騙到了北方個城市。那天夜里她不堪忍受邪惡的折磨,偷偷跑了出來,恰巧碰到了某大學下夜自習的他。他仗義搭救了她。他見她衣裳襤樓,就把她領到家商店,給她買了新衣服,又幫她籌了盤纏,送她上火車回家。她害怕路途遙遠再陷魔掌,請求他路前往。他義無反顧地不遠千里送行。

深秋的天空是藍藍的,他和她的心里也是藍藍的;深秋正午的陽光是暖洋洋的,他和她的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他和她徜徉在川南家鄉的山路上,一雙蝴蝶在滿目紅葉的林叢中飛來飛去,她望了望他,笑了。他也回眸笑了。

相聚時難別也難,然而,他和她不得不分別。從此,他成了她吊心的稱砣。

她心志高遠,老家留不住她。她同女友又去了南方城市打工。可是,他始終像個稱砣樣吊著她的心,有時生疼生疼。她不堪忍受,就獨自搭車到北方那個城市那個大學找他,他已不在那個大學。她四處打聽他的家鄉,他又離開了家鄉外出打工。她輾轉千里找不到他。無奈,她只得又獨自返回了南方城市。後來她在南方那個城市打工中結識了美籍華裔徐先生,就與徐先生結為伉儷。後來隨徐先生回到美國定居。

她有了孩子,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了富足安定的生活。可是,她的心總是沈甸甸的,他仍然像稱砣樣吊著她的心。她越幸福,就越是想念他;她越富足,就越想念他。然而,這種想念又不便對人說,她只得悶在心里,自己偷偷地想念。

於是,她每天上午十點準時驅車來到海邊,佇立在那塊巨石上,吻著海風,讓海風送去她的吻;吻著陽光,讓陽光折射她的吻;吻著大海,讓大海的波浪波動去她的吻。

他在哪里?能否感應到她的吻?

不是冤家不聚頭。他在返回的路上偏偏碰上拐騙她的拐頭。他挨了打。他帶著傷回到了北方那個城市,回到了大學里。他非但沒得到褒揚,反而遭到學校的誤解,他被大學以違犯紀律罪名開除了學籍。他只得返回北方個農村老家。可家里人也誤解了他。家人向他翻白眼,鄰居向他吐唾沫。他怒跑到南方另個城市打工。打工之餘自修大學課程。畢業後在家公司做工人,做白領,做部門經理,做總經理助理,路做了下來,終於混出了個模樣。

這時,他想起了她,想起了川南路上看到的一雙蝴蝶。夜里睡不著,開始做夢。

這時,她佇立在大洋彼岸的巨石上,正苦苦地念想著他,你在哪兒?你還好嗎?

風在跳舞,海浪在歌唱。

她的心被他吊得太疼了,她天天消瘦下去。終於有天支撐不住,香消玉損了。那縷香煙,裊裊娜娜,升了空。又化成只蝴蝶,飛向遠方。

他坐在老板臺前,望著落地玻璃窗外燦爛的陽光。突然,左眼皮跳,一隻蝴蝶映入他的視線。那隻蝴蝶翅膀的花樣顏色,竟然同他在商店里給她買的衣服花樣顏色一個模樣。他驀地起身跑到窗前仔細觀看,是真的模樣!那隻蝴蝶仿佛看見了他,歡快地扇動著翅膀向玻璃窗飛來,他禁不住落下淚來。

他久久地佇立在落地窗前望著那隻蝴蝶,任涕淚橫流。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