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學靈文化随筆#《悚至塞上》與沙坡頭景觀(下)

中寧縣的專家則認為,王維是從唐代豐安(治所在今中寧縣石空附近)渡過黃河的,詩中“蕭關”是指唐代的蕭關縣(治所在今海原縣李旺堡一帶),而不是漢代蕭關。其次,“燕然”既不是指今蒙古國的杭愛山(漢代稱燕然山),也不是指唐代的燕然都護府(治所在今內蒙古杭錦後旗烏加河北岸),而是指唐代的燕然州。燕然州即燕然羈縻州,唐時六胡州之一,在回樂縣境內。

另外,他們還認為,隋唐之際,人們從涼州取道騰格里沙漠回關中,有兩條大道:一條是從勝金關內的豐安渡過黃河,走平涼一固原大道;另一條是翻越賀蘭山經靈州,走環縣一慶陽大道。中衛縣的文人則早已把這一景觀鎖定在沙坡頭旅遊區,並創設了近乎煽情的廣告詞:“大漠孤煙,長河落日,如詩如畫景色;濃酒飄香,歌聲繞耳,如醉如癡旅程,都從這里開始。”也有文人認為,這兩句詩多半出於詩人的藝術聯想,且以在蕭關詩人無法看到黃河,更何言大漠為理由。

竊以為,如果詩人沒有看見塞上黃昏之時的“大漠”和“長河”,那麽悲壯情懷在沒有與現場景物的巧合下,詩人是很難寫出這樣的千古絕唱來的。因此,這一神奇的大自然景觀具體地點到底在哪里並不十分重要,而重要的是它所形象準確地描繪的塞上“千古壯觀”,使其流傳了數千年的近人王國維稱之為“千古壯語”,實是當之無愧。

初步結論詩人從長安啟程,途徑蕭關,目的地是武威,行程遙遠。查唐《元和郡縣圖誌》,當時的眴卷、居延、張掖等縣,地處一個大的西域片區,官道驛站相連貫通,而詩人必然要選擇抄走沿秦漢長城一線的近路,那就是古今的長安一蕭關一固原一中寧古城一中衛上下河沿一居延一張掖一威武。用詩中所涉及的地名信息做印證,這條“近路”也是成立的。因此,可以斷定詩人途徑了中衛的上下河沿地區。沙坡頭位於依山傍河的上下河沿地區以北,隔河北望,騰格里大漠浩瀚無際,長城烽火臺連綿不絕,且又恰逢金戈鐵馬時期,“大漠孤煙直”景象盡收詩人眼底就成為很自然的事了。這是其一。其二,上下河沿區段的黃河處於東西流向,具備了夕陽晚照所生成“長河落日圓”景觀的基本條件。以上兩個成景要素,同時能夠具備的,無論是在當時還是時下的西北地區,考無異處,非沙坡頭莫屬。全詩表達了詩人對守衛邊疆、立功絕域的崇敬心情,自己的心情已完全由抑郁悲憤轉成了慷慨激昂的愛國之情,體現了盛唐邊塞詩健康向上的獨特風格。是故,筆者不揣冒昧,姑且做出肯定答案,一則教正於方家,二則為暢遊沙坡頭的豪客導讀助興。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