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雨季不再來》軍團司令澆冷水

我第二個認識的人,是此地“沙漠軍團”退休的司令,他是西班牙人,一生卻在沙漠中度過。現在年紀大了,卻不想回國。我向他請教沙漠的情形。

“小姐,這是不可能的事,你要量量自己的條件。”我默然不語,但神色一定有些黯然。

“來看看這張軍事地圖,”他叫我去墻邊看圖,“這是非洲,這是撒哈拉沙漠,有虛線的地方是路,其他的你自己去看。”

我知道,我看過幾千遍不同的地圖了。這個退休司令的圖上,除了西屬撒哈拉有幾條虛線之外,其他便是國與國的邊界,以後一片空白。

我問他:“您所說的路,是什麽意思?”

“我指的路,也就是前人走過的印子,天氣好的時候,看得出來,風沙一大,就吹不見了。”

我謝了他出來,心情很沈重,我知道自己的行為,確是有些自不量力,但是,我不能就此放棄。我是個十分頑固的人。

不能氣餒,我去找當地的居民。沙哈拉威人世居這塊大沙漠,總有他們的想法。

他們在鎮外有一個廣場,場內駱駝和吉普車、貨物、山羊擠了一地。我等了一個回教徒的老人祈禱完畢,就上去問他橫渡撒哈拉的辦法。這老人會說西班牙文,他一開口,許多年輕人都圍上來了。

“要走到紅海嗎?我一輩子也沒去過,紅海現在可以坐飛機到歐洲,再換機就安安穩穩到了,要橫過沙漠,何必呢?”“是的,但是我想由沙漠過去,請你指教。”我怕他聽不清楚,把嗓子拉得很高。

“一定要去?可以啊!你聽好。租兩輛吉普車,一輛壞了還有另一輛,要一個向導,弄好充分的準備,不妨試試看!”這是第一次,有人告訴我說可以試試。我緊著問:“租車多少錢一天?向導多少錢?”

“一輛車三千西幣一天,向導另要三千,食物、汽油另算。”好,我心算了一下,一個月十八萬西幣是基本費。(合臺幣十二萬。)

不對,算錯了,那兩輛車的租金才對,那麽一共是二十七萬西幣。(合臺幣十八萬。)還要加上裝備、汽油、食物、水,非要四十萬一個月不行。

我摸摸口袋里的那幾張大票子,十分氣餒,只好說:“太貴了,我沒有能力去,謝謝您。”

我預備離開了。老人卻說:“也有辦法花很少的錢。”我一聽,又坐下地來。“這話怎麽說?”

“跟遊牧民族走,他們都是很和平的人,如哪兒有一點雨水,他們就去哪兒,這個省錢,我可替你介紹。”“我不怕苦,我買自己的帳篷和駱駝,請你幫忙。我馬上可以走。”

那老人笑笑:“走是說不定的,有時,他們在一個地方住一兩星期,有時住上半年三個月,要看山羊哪兒有些枯樹吃。”“他們走完一次沙漠,大約要多久時間?”

“說不上,他們很慢的,大約十年左右吧!”

聽到的人都笑了,但只有我笑不出來。那天,我走了長長的路,回到我住的地方,千山萬水來到沙漠,卻滯留在這個小鎮。好在還有三個月時間,且住下來再做打算吧!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